State

反在点开我的页面的多半都是主角总受党了。

星河(原创攻×纲吉)(一)

今天开始做黑手党?

“在学校里,校长那老头的话,听听就算了,不用管他。遇到什么麻烦,就来隔壁校区找我和boss,贝尔就算了,那家伙自己管不了。有人欺负你就直接报家族名字,叫他们有本事找上门来……”
“我说……”
“便当找路斯利亚,云守那老头子让转告你,课程不会停,每个星期五去……”
“那个,史库瓦罗。”
泽田纲吉不得已打断了一路上絮絮叨叨没停过的临时被派过来保护他的兄长。
“啧,怎么了,小鬼。”
纲吉指了指从刚才开始怒瞪着他们的教导主任。
“老师说,叫监护人去填意料。”
“见鬼!这破学校到现在还搞这些破手续!不是早就送来资料了吗!”
“你还没从这破学校毕业吧!”教导主任主任冷冷的打断了他们,“像个黑手党一样干净利落点。”
哇哦,不愧是黑手党学院。纲吉很久没看到敢这样直接喷斯库瓦罗的人了。
“知道了知道了!啰啰嗦嗦的!喂,小鬼。”史库瓦罗指了指一旁的长椅,“在这,别动。你要出了什么意外,boss还不把我抡墙。”
你是刚刚才知道吧,这是黑手党学院,今天不出意外明天也会出的。虽说是这样想的。
“知道了。”纲吉乖巧的说道。
话是这样说,纲吉打量着周围。一时间来报名的人不少,也有些看上去凶神恶煞的人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纲吉也没感到害怕,毕竟这些人比起XANXUS和迪诺先生的家庭教师REBORN,真的不算什么。
史库瓦罗的指给纲吉的长椅上已经坐着了一个黑发看上去和他们差不多大的孩子,看上去也是来报名的新生。
纲吉走了过去,坐在了椅子的另一端,本着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心境,他和男孩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
“我爸的守护者在和卡茜欧琵雅,就是门口的那个老师,和她的名字一样,是世界的‘天后座’。和她商量能不能把家徽绣在校服上,不得不说这真的是太蠢。”
想到如果彭格列的家徽也被绣到校服上,纲吉就一脸黑线,忍不住对赞同的对男孩点了点头。
“是吧,是吧。是不是每个家族的守护者都那么蠢?和你一起来的是……”
“我哥哥。”纲吉接道。
“哥哥?”男孩有趣的挑了挑眉,“你们兄弟关系真好。可以问一句是有血缘关系的那种?”
“我想我父亲应该只有我一个……”如果真冒出什么私生子,一定带着奈奈子妈妈离家出走!
“那可不一定,像我爸……哦,抱歉。我的意思是说关系好的亲兄弟在里世界可真少见。我上面的几个哥哥,自相残杀死的差不多了。”
“……好在他们没有对你出手。”
纲吉想了想,勉强应和道。男孩一顿,打量着他,突然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可真有趣。”
我有说错什么话吗?纲吉奇怪的看着男孩。
“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有对我出手。”男孩说,“说不定其实是我杀死了他们呢?”
纲吉瞪大了眼睛,也不知道改说些什么。
这时,门内走出了一个带着金丝眼镜,西装革履的男人,向他们走了过来。
男孩跳下了椅子,和男人说了些什么。
这就是那个想在校服上绣家徽的守护者?
“就是他。”男孩又走了过来对他说,“我是木星河。”
musin……后面什么来着?不是意大利语的发音。
“你呢?”
“我是纲吉,泽田纲吉。”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