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e

反在点开我的页面的多半都是主角总受党了。

快新官方发糖,基德大人的新预告,目标竟然是自己的克星?昔日著名怪盗沦为人贩子为哪般?是坠入爱河?还是犯罪的深渊?

七年之期(微耽)

老妈接到诈骗电话时的一个脑洞。

“喂?你好。”
“你好。”
那边是一个陌生好听的声音。
他皱了皱眉看向手机显示的号码,没有备注陌生的号码。
“你是?”
“你的男朋友。”那边声音轻笑道。
他厌恶的拿开手机恶狠狠的对那边道,“我以为不会没听出我是个男的吧!”
“我知道啊,我也是。”
“神经病!”
他立马挂断了手机。
手机又震动了起来,他把手机丢在了另一边。
在振动重复了十次后,他忍无可忍的接通了手机,还是那个号码。
“你到底想做什么!”
“抱歉。”那边的声音很轻,很温柔,“我不想打扰你的,可是好不容易打通你的电话。我想对你说,我喜欢你。”
“你到底是谁!”
“我都说是你的男朋友,未来的。”
他还想说什么,那边又继续道,“一个星期后,你会出差到意大利,在那里你丢失了你的身份证,你遇到了我。你对我说,我爱你,我抛弃了一切追随你而来。你是这样说的,可你才认识我七秒不到。我对你一见钟情了。”
好像是他的作风,“然后我们在一起了?”
“是的。我们在一起七年了。”
“那么我呢?”
“你一个月前失踪了。我去哪都找不到你。”那边声音有些痛苦。
他却笑了,“先生你的故事真不错,说真的那个我应该厌烦你了,才走了吧?我不会爱上任何人,你明明知道我一开始就骗了你吧。”
“……是的,我知道。”
“看在故事那么有趣的份上,我劝先生一句,不要在找了,找不到的。”
“我会找到这个世界的你的。”那是那边的最后一句话。
他把手机丢在了一边,疯狂的大笑着,如果真是他的话,七年后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回来的。
一旁病历上,他的身体仅能支持七年不到。

秋叶(原创攻×纲吉)

原创攻,重发。
表白纲吉!
表白某位圈内的太太!太太也写原创攻,不圈太太是因为现在还没对太太有任何表示。
居然在群里遇到太太!!!!真是无比激动!!!!
@竖琴爱
没有三百页情书,也是一封两千字情书!
想要一直写原创攻!
渣文笔,微虐。

原创攻
青梅竹马
刚入秋的十月,熬过了夏天的酷暑,秋高气爽,恰好的温度。

泽田纲吉躺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上映着窗外的树枝的影子,随着秋风的拂过微微摆动着。一片树叶缓缓落下。
真是太安静了。他想到。

突然,一颗石头从窗外仍进他的房间内,稳稳的掉进了墙边的垃圾桶里。

赶忙从床上爬了起来,把头探出窗外。
庭院里,黑色连帽卫衣的少年,站在榕树下,仰头看着他。

“秋纪!”纲吉讶异。

树下的幼驯染对他露出大大的笑容,说道“纲吉,我们出去玩吧!”

纲吉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回过神来,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巴士从他们旁边缓缓驶过,初秋纪的目光随着巴士而远去,直到消失在视野里。初秋纪才肯回过头来。
“那是去学校的车吧?”初秋纪突然问道。
“嗯?好像是吧?”纲吉不确定道。
“人好少。”
“因为是周末吧。”
“诶……”

“那我们去看看吧!”

纲吉突然停下了,盯着自己的幼驯染。

“等等!刚刚不是说去神社吗?”
“可是我想去看看纲吉的学校。”

十分理所当然的样子。
纲吉一阵的无奈,“现在去学校的话,一定会被云雀学长咬杀的。”
“云雀学长是谁?”
“秋纪不知道吗?并盛中学的魔鬼风纪委员长!十分可怕!”
“哦,是吗。只是去看看那位风纪委员长也不允许吗?”
“不行!”

两人僵持了一会。
去一下也没关系吧,纲吉刚要选择放弃,初秋纪开口道,“那好吧,我们去神社吧。”
纲吉不可置信的看着居然会那么容易妥协的初秋纪。
“秋纪你……”
“今天并盛神社会放烟火吧。”初秋纪对他笑道。
“是啊,毕竟是秋叶祭。”
“嗯……”

秋叶祭是并盛不大不小还算热闹的节日,早早的就有人沿着神社的道路,开始准备着摊子,张灯结彩。其中纲吉还看到并盛中学的学生。
如果不是初秋纪,今年的秋叶祭纲吉并不想参与的。
“啊啊――”秋纪突然遗憾的叫了起来。
“怎么?”纲吉一惊。
“今年又看不到和服的纲吉了!”
“诶?”纲吉无奈的笑了笑,我穿和服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京子酱……
“京子是谁?”
!!!
“说出来了哦,纲吉。”秋纪像找到好玩的事,“是纲吉喜欢的人吗!真好啊,纲吉也步入青春了。”
“喂!说的是你没有喜欢的人似的!”
“粉红色的信确实收到很多,但是,我喜欢的只有纲吉你啊。”
“秋纪!”
秋纪从小就很受欢迎,他是知道的。初秋纪有很多的朋友,但泽田纲吉的朋友只有初秋纪一个。
所以这种节日,他为什么……
“纲吉!你看!”
纲吉还没缓过来,初秋纪一把拉到林子里。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纲吉!”
纲吉稳住了脚步,打量着四方,有一个孤零零的秋千。

小孩子见到秋千总会莫名的激动,那时候,六岁
的纲吉找到了这座秋千。
坐在秋千上,草丛那边是其他人小朋友打闹的声音,纲吉想,如果他能加入的话,没有秋千也没关系。
小小的纲吉,就已经知道,得到一样东西需要用别的东西去交换。
“好棒的秋千啊!”他听见有人惊喜道,和他同样的孩子。
那个在人群中十分闪亮的孩子对他伸出手,“那个!我可以加入你吗!”
“我是秋纪!初秋纪。”
“纲…纲吉…”
“将军的名字吗?好酷啊!”
太闪亮。那个人的眼睛太闪亮了。

“秋纪……我从刚刚就想问你。”纲吉犹豫了好久说道,“你为什么在这。”
名叫初秋纪的人。他的发小,在小学毕业后,就去东京上学了。
东京在这又不是一天就能到达的距离。
“当然是想见到纲吉你啊!”
秋纪不知道他这样说的时候,眼里是一潭死水。
“是在那边遇到了什么吗?”纲吉继续追问道。
“纲吉你是在小看我吗!”
要不要回来!纲吉突然停了下来,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回来能做什么呢,陪着他吗?可是秋纪所有的亲人都在那边。
“那个,纲吉。要不要和我一起离开。”
“去哪?东京吗?”
“不是,哪里都好。我们离开并盛,离开东京,可以去国外。我想去意大利,威尼斯,米兰,翡冷翠,还有西西里!纲吉……”
“那秋纪的家人呢?”
“……噗!我开玩笑的,纲吉不会没看出来吧?”秋纪好笑的看着他,“我的纲吉还是那么认真啊,我怎么会让你抛下你爱的人呢。”
不是吧。
秋纪。
他还想在说些什么,秋纪像是什么都没发生的拉着他离开了。可确实是什么都没发生,不是吗?纲吉把手放在胸口,不停跳跃着,心跳的好快。
就像一年后,某天,某个婴儿突然消失的时候的那种感觉。
那天烟花绽放的极为好看。
那时候,秋纪好像说了什么,但是他没听到。

“果然我还是想像离开啊。”
在转角,秋纪说道。
“去意大利?”
秋纪摇了摇头,走了上来,拥抱住了纲吉,“去意大利是和你一起去的,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但是还是要去天堂比较好。才不要带你去。”
“你在胡说什么啊!”
“纲吉。在这个世界上我重要的人只有你了。”
说完,初秋纪推开了一脸迷茫的发小,拉上了帽子冲到黑暗之中。
“秋纪。”拉住他!
纲吉突然像是听到一颗硬币掉落的声音。
拉住他,让他留下。
“秋纪!留下……”

“纲君。”
他看到妈妈站在电话前难过的看着他。
“刚刚东京有人打电话来说,秋纪他离开了。”
“秋纪今天来找我了,现在应该回去了,他没跟阿姨说吗?”
“秋纪他……是离开这个世界了……”

秋纪的朋友很多,但泽田纲吉的朋友只有初秋纪一个。
纲吉的爱的人很多,但是这个世界上啊,初秋纪爱的人,果然只有泽田纲吉啊。

泽田纲吉亲启(原创攻)

写手挑战,写一封情书,文中不能出现爱和恋之类的字。
写完后才发现,这辈子做写手是不可能的了……
原创时空旅行者男主×位面之子纲吉
一直想写原创攻

泽田纲吉亲启

纲吉君,你好。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你一定感到害怕了吧?放心,这不是什么挑战书,也不会让你放学留下。说真的,我现在倒是想留下纲吉君,可是一定做不到的。
因为时空不对啊。
这样说,是不是太中二了?不过纲吉君经历了那么奇怪的事,应该能理解我的。
我是一名时空旅行者,前段时间远远见过纲吉君,然后就再也忘不了,真是一眼万年。
那时候我刚跌落在这个时空,在穿过大街小巷寻找住宿时,我看到了纲吉君。啊!纲吉君不用想了,我们只是插肩而过而已,纲吉君一定记不起我的!只是为什么我就这样记住纲吉君了呢?纲吉君明明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国中生。说起来纲吉君还只是个国中生,还是个孩子啊……
我想一定是那时纲吉君笑的太温柔了!
后来我有稍稍跟在纲吉君后面几天(诶?同事要求划掉这条,说看上去像斯托卡,你会害怕的。纲吉会吗?我经常看到不止一个人跟踪纲吉。)
纲吉君的日常和普通国中生一样无聊啊,纲吉君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像比纲吉有故事的人。我喜欢刺激喜欢未知,所以才选了这个职业,可是在面对纲吉君的时候,所有的刺激未知抛在了一边。哪怕在无聊的关于你的小事,我不忍离开目光。
有前辈告诉我,可能是纲吉君身上位面之子的磁场所影响的。可我知道,不是的。
我看着纲吉君从早上的赖床,匆匆忙忙的感到学习,被那个可怕的不像人类风纪委员扣住,在课堂上昏昏欲睡,被点到名字时慌张,拉住伙伴时的无奈,被堵在小巷的害怕。都非常的有趣!是普通的纲吉君普通的生活,不是位面之子。对了,我有想过帮纲吉君哦,可是纲吉君的身后不只我一个人。
在纲吉君身边的这段日子,估计是我最安心的日子。在过去我从不畏惧危险,一直活在悬崖边。可是遇到纲吉君后,原来心可以那么静。那时候我多少有些明白以前的前辈退休和归隐的心情。在插肩而过那一瞬间,心像是才回归那样,跳动着回到了平静。戏剧的像,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就是那一瞬间,想要和这个人在一起,没有缘由的。
这份心情会让纲吉君很困扰吧?只是,我想在我的最后结束这一切。
                                        一位暗恋你的时空旅行者

“噗!169970号,我找了一封情书。”
“这好像是那位前辈在前往sss副本之前,没能寄出去信件。”
“诶~那位一边笑着,一边炸掉一个世界传说中的前辈,也会有那么少女心的时候啊。真是可怕呢……说起来泽田纲吉这个名字好熟悉啊?”
“27号世界的位面之子。前辈从副本回来后,拿着一身的军功砸在了元帅面前说,申请退休到27号世界结婚。”
“太帅了吧!我也想退休和女神结婚。”
“这封信没能寄出去也挺好的,毕竟有些话方面去说效果更好。只希望那个位面之子不要被吓到为好。”



我喜欢病娇,喜欢囚禁,所以喜欢兔之类的三观不正的角色。
可是也同样喜欢沈峤,谢怜之类被配角说做的圣母的角色。
无论看什么小说,我希望我的主角是善良的。

桔薇

这绝对是我萌的最冷的cp,想吃粮完全找不到!情敌变情人明明那么萌!前世今生超棒的好吗?百合大法好!
桔梗宠溺的说真是话多的小姑娘。
两家粉都不喜欢对方。撕起来就是比白学那两位还要可怕。桔薇吧好像都是友情向,友好相处的。
对!还有雪奈!!!雪路和奈奈生!!!!

想写百物语的联文,有没有妹子加入啊!!!!!

人鱼&海盗&王子

又名:霸道海盗爱上我
作为一条人鱼,
海巫师的发小说我注定嫁给一个王子。
结果被一个海盗头子碰瓷了,
海盗头子让我娶(嫁)他?

如果人鱼公主救的不是王子是海盗呢?

【在大海的深处,水是那么的蓝,像美丽的矢车菊花瓣;水是那么的清,像明亮的玻璃。海王的一家就住在这里,他的六个小公主一个比一个美……】

身穿白大褂的船医难得从船舱里出来,整个人懒洋洋的摊在椅子上。船只刚刚穿过海上迷雾,天空放晴,阳光正好,又恰巧无风,塞壬号仅有的船员都出现在了甲板上晒着阳光。

不似船医洁癖和船医自持绅士的礼仪,所有人直接睡在了甲板上,看上去和谐又惰怠。如果不是天空中还飘着黑色海盗旗,谁能想像这是海上最恶名昭彰的海盗团呢。

一声落水声,所以人看向声源处,属于船长的位置空无一人。

海盗们,在继续躺着还是去看船长中犹豫的一秒,还是觉得继续躺着。只有厨房里玛丽朵放下菜刀,大叫着船长的跑向甲板,在船长落水处找人。

不久后,他们船长自然会浑身湿漉漉的爬上船来,在阳光下,衣服紧贴着身体,秀着男人嫉妒女人心动的身材。

但这次有些不同,玛丽朵惊羡的打量着船长的身材,目光却不由的被一片闪烁着光芒的蓝色吸引住了。

然后瞪大了眼睛,看着船长扛在肩上的东西,非常漂亮巨大的蓝色鱼尾。

就在玛丽朵要把那东西的学名脱口而出时,她那英俊潇洒英明神武的船长大人露出海盗式的极其恶劣的笑。

“来,玛丽朵。”船长温柔的叫到她名字“今晚我们吃鱼。”

“名字。”
“伊撒尔。”
“种族。”
“类属加百列岛,格林默海峡,苏莫斯海域……”
记录者敲了敲巨大的鱼缸,“我不需要你把我们的地处位置报一遍,我们优秀的航海士绝对比你更清楚。”
“……人鱼。”

加百列岛,格林墨海峡,苏莫斯海域下,就是海王一家住址。说是海王一家,倒不如说是人鱼的聚集地。

伊撒尔是一条人鱼。由于人鱼没有性别,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人鱼公主还是人鱼王子,至少他看上去应该像个雄性。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从一出生就有告诉他,按照童话定律,人鱼公主是要和王子在一起的。

去你的人鱼公主!

所以在伊撒尔十六岁生日那天,被自家送到了水面,效仿多少年前他那位化成泡沫的祖先。救王子。
其实伊撒尔也是抱着侥幸心理来的。并不是每一条人鱼

都能救到一个王子,他的姐姐哪一个不是失落而归,回来之后嫁给了族里的其他人,相信那时候他的发小默伊一定不会介意收留他的。

然而,浮上水面后,没看到王子,看到一面海盗旗伊撒尔整个人是懵的。

他不是祖先那种单纯天真的人鱼,身为海巫师的默伊从小就告诫他海盗的危险,哪怕在未来,伊撒尔一直觉得,默伊不会是早就占卜出后来的事情才这样告诫他的。

而且童话大陆那点交易他还不清楚!人鱼学校他学的就是这个!
传说中的恶龙其实和皇室有交易,为的就是把公主嫁出去。王子公主哪个没有一个仙女,巫女的教母。皇室魔法师养着干嘛,不就是为了给主子施点诅咒,给那个不长眼的公主王子什么的下个坑。灰姑娘好歹也是贵族之女好吗!人鱼作为童话的关键一环,这篇海域应该早就被皇室承包了才对。

甲板上没有王子,有一个带着头巾的海盗。
那是个非常俊美的青年,整个人懒洋洋的趴在围栏上,眺望着眼前的这片海。漂亮的金发,是痴情的流科托厄化作向日葵的颜色。

青年到真像童话中的王子,王城中的贵公子。
但是对上那双眼睛时,伊撒尔下意识向水里躲去。那是肆意疯狂的海洋,默伊所处海域还要更深处的蓝色,危险的。

这哪是流科厄尔,明明是太阳神赫利俄斯。
青年明显发现了他,挑了挑眉,然后想到什么,对他露出了极其危险的笑,然后跃下了水面。

伊撒尔想到这人可能是想要抓他,转身就跑,跑出一段安全的距离后,才发现人根本就没追上来,消失在了水面。
伊撒尔想到了什么探入水中,青年在落水处作溺水状。
伊撒尔彻底的无语了,这人怕不是傻子,真以为自己会像童话里去救他吗?就算是真王子他也不一定救。

救人是一定不会救的,但热闹是要看的。他就呆在原地,看着看着青年装死。

不知道这人类能潜水多久?

伊撒尔无聊的想道。直到肚子一声传来不舒服的异样,伊撒尔才发现眼前的人类已经潜了半个小时了。如果不是他还一直浮在船边,没有坠下去,他都以为这人类真的溺水了。
当然比这更重要的是,现在赶回去大概能赶上默伊的午饭。

伊撒尔转身就要离开。

水里青年终于睁开了眼,蓝紫的眼里闪过一丝愠怒,然后向着他冲过来。

不对劲!

伊撒尔不可置信的看着,青年以超过他们人鱼的速度过来。两旁的水流被控制的,封锁住了他的去路。
直到青年来到了他的身前,黑色雾气缠绕着青年。他才察觉到什么。

眼前的人类,是法师。

“啧,乖乖来救我不好吗?”

他听见青年在他耳边道。
“真是不听话的人鱼。”

静林

我看着眼前的林间小路,和两旁的黑暗阴冷不同的是,这里有着光。不算暖和,甚至可以说是冷清,但至少这里还有着阳光的颜色,像昏黄的旧照片,多少给人了一些安慰。
这是这片林子里唯一有生气的地方。不知道前任的守林人究竟向看不到的神明奢求了多久,才换得冬日的暖阳分出了它的少许的光芒。
我把路上堆积的雪铲到了路旁,才使这片土地露出几分本来的颜色。
头上雾凇开始融化,水珠在枝头摇摇欲坠。
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扛着铁铲到这条路上铲雪。但这条路上迎来的人,却不过十个,十个人中,九个人因为这条路留在这片林子。

我是第九个,第十个人离开了。

第十个人出现在我留在林子里的第十三年,如同往年的铲着路上的雪,他从我以往走过的深林踏上这条路上。看上去很是狼狈,衣服裤子破了不少,紧紧的裹着一件大衣。
迎来了黑暗中的曙光,他的脸上浮现了惊喜,咧开嘴大笑着。
我走上前向他打了个招呼。并分给了他我少部分的干粮。
“这是我度过最冷的冬天。”
“现在可不是冬天。”我说,“冬天可没有这份光,现在估计到春天吧。”
“那这是我度过最冷春天。”
“习惯吧,这里是雪国,以后每一天都是这样。”我安慰着他。
“为什么是以后?”他问道。
我被问的莫名其妙,指向了路的尽头,是望不尽头的黑暗,“里面会更冷。”
“你去过?”
“不过有人去过,然后他回来了。”
“一定是他没走到尽头。”他肯定道。
“你觉得你能走到尽头?”我笑着反问到。
他没有回答我,我把手中的干粮递给了他,又拿起我的铁铲继续铲着我的雪。
每次铲雪我都得逗留十来天,带的干粮也刚刚够,现在在加上他,也能熬过一个星期左右,更何况,也许这次会比以往回去的更早。我看着路的尽头想到。

“我要走了。”他突然说。
我没有在说什么。他叹了口气,拖着蹒跚的脚步离开了。
我觉得我应该像个魔鬼一样,像第八个人告诉我一样,巧言告诉他,前方有多艰苦,这里有多好。
可是我什么都不想说。
我知道他不会留下来的,走进这片林子的人都不会惧怕前方的黑暗和寒冷。

“如果不走的话,永远都无法迎来真正的阳光吧。”我对那个劝戒我留下的人说。
“谁知道呢。”那个人回到。

那么我突然想到一个以前从未想过的问题,我们为什么留下来?

因为害怕。

“这里比前方还可怕。”在离开阳光后他转头对我说。

我从未害怕过黑暗,寒冷,我只怕抱着没有希望的希翼,害怕不敢向绝望而去。

群里的任务,通过图来描述,很懵,不知道在这写什么……




刚刚去逛了卫诺吧,我想了想我决定去创个我和纲吉的cp吧,落纲吧!
其实我曾经穿越到了家庭教师的世界,和纲吉青梅竹马!
十四岁的时候我带着纲吉离家出走!躲过了里包恩的到来和未来拆迁大队。
在某个小镇,我们开了家花店,纲吉成为了一家小公司的业务员。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某个小镇,
共享无尽的黄昏和无尽的钟声……
说了那么多学姐你就不打算为我画一张落纲同人图吗!
@银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