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e

反在点开我的页面的多半都是主角总受党了。

看到有看小说的选项就点进去了……怎么说呢?老福特也是国内较大的同人网站,


一个不停旅游的故事

来自 @KYLOS. 的西幻地点三十题。
太太的梗题都非常的美!!!!
旧剑咕哒
渣文笔,
说是勇者其实是某骑士王的旧剑和自称吟游诗人其实是勇者的咕哒子。
旧剑因为某种原因找梅林,就以勇者身份出发了。咕哒子在找所罗门就以吟游诗人的身份跟着旧剑出发了。所以有罗曼咕哒。
借用刀剑神域里天职的设定,这个世界只有少部分人有天职,就是命中注定的职业,所以有些人是注定是魔王,要完成魔王的使命。咕哒子的天职是勇者。

一、红色月光下笼罩的遗址,大门刻着贤者也无法破译的远古符文。
萤火虫带着微风拂过,带着草原如同波浪起伏着,风中传来远方的钟声。
骑士踏上了古老的石阶,手划过石壁上古老的符文,目光凝重的看向正中央的石像,从石头中把出剑的骑士将作为王接起重任。
石壁上的符文讲述着或许是这位骑士辉煌的史诗。
“可是,你到底想让我知道什么?梅林。”
骑士轻声的说着。

二、满是雕像的名家墓园,每月的第二个星期五可以与逝去的先哲对话。
“如果你们早来一天就好了。”守墓人替这对年轻人惋惜道,“下次得等一个月。”
“那可真是遗憾啊。”骑士无奈的笑道。
“或许可以在镇上等一个月。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守墓人提议道。
骑士摇了摇头,“我和我的搭档还有更多的旅程要走。”
他看向自己的搭档,橘发少女仰着头看着其中一个雕像,走了过去。
“勇者先生,没有想问的问题吗?”少女扭头问他。
“能回答我问题的人还没有死,只是我找不到他了。”骑士道。
“他们说我想交谈的那个人在这里。”少女指着石像说,“可是啊,这个雕像,无论我来多少次,他都无法给出我想要的答案。”
骑士看向这座雕像,在这座墓园里意外年轻的男人。石像下堆着仰慕者送来的鲜花,足以看出这座雕像前,昨天是如何的热闹。
“全知全能的所罗门王,来这的人一半是为了看他。”

三,五月微风中碧波荡漾的牧场,羊群,飞鸟和小孩子的摇篮。
骑士是在这里遇到他的搭档的。
那时候橘发少女就做在羊群的中央,抱着一只白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一群孩子跟在她身后。
“呐,立香姐姐在和我们讲个故事吧!”
“我要听不老魔女的故事!”
“还有英雄王的故事!”
“所罗门!所罗门!”
“停停停!”她叫停了所有人,“今天我们讲不一样的!那边那个骑士大人,要不要过来一起听,会是你们很喜欢的故事哦。”
骑士看了周围,才发觉少女叫的是他,才缓缓的走了过去。
少女露出了满意的笑,注意力又转到了孩子们的身上,“今天讲的也是一个王的故事哦,这个王也是一个骑士……”
直至黄昏到临,天边只探出了半个太阳,少女才停止,招呼着孩子们回家。
“怎么样骑士大人,是你很感兴趣的故事吧。”少女走了过来笑道。
“事实上,我的老师非常很喜欢故事,我几乎是听着这个故事长大的。”他浅笑的说。
“那也没办法啊。”少女摆了摆手,“一看到你就觉得你像传说中的亚瑟王,就想讲这个故事?”
“那还真是荣幸呢。”他对了少女施了骑士礼,少女有些意外,然后憋住了笑,故作正经,捏着呛道,“那么亚瑟王啊,亚瑟王。您不在王城里为什么来这呢?”
“我的国家已经亡了啊。”骑士露出了痛苦的神色,看着少女有些无措后,又温和的笑道,“所以现在我的天职是勇者,打败恶龙拯救公主的勇者哦。”
少女终于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失笑道,“我居然遇到勇者大人,真是太幸运了。那么勇者大人,你的冒险能不能加我一个呢,我的天职可是记录下勇者史诗的吟游诗人哦。”
“我会成为你吟诵的主角吗?”
“那得看你的表现。”

四,凶暴巨鸟的巢穴,勇士们以曾经拔下他的翎毛为荣
“我们上面就是那巨鸟的巢穴了。”
“是这样的没错。”好像亚历克斯什么的?
“勇者大人你一点不紧张啊。”
“反正它又不在家。”梅林到底骑着他去哪了?
“万一他突然回来呢!”
“我会保护你的。”亚瑟对着突然涨红脸的搭档笑道。如果回来就好了,说不定就能抓到梅林了。心里这样想到。

五,灰色薄雾笼罩的码头,通往东方异国的绮梦从这里启航。
立香率先下了列车,除了看清车站牌,周围是一片大雾。只能看清远方灯塔的光芒。
列车驶向了远方,这个国家蒸汽的产物,带给亚瑟很大的兴趣,从列车上飞出浓烟会不会又加深雾的浓度。
没有浓雾的话,亚瑟在往前有几步的话,他会发现不远处就是海洋。列车已经在海面行驶着,与其说是蒸汽产物,倒不如说是炼金术士们等价交换。
“下一站会是东方哦。”见多识广的吟游诗人为他解释到。“就是马可波罗笔下遍地是黄金的东方。”
立香的脸上浮现出了向往,“迟早有一天,我一定要搭着德雷克船长的船去往东方!”
虽然不知道德雷克船长是谁,但不妨碍他的好奇,“为什么现在不去呢。”
少女沮丧道,“像我们这种拥有天职的人,是不可能抛弃天职的吧。你能不去打恶龙吗?还好等到你了,等记录完你的故事,我就要去东方。你要一起去吗?亚瑟。”
亚瑟无奈温和的笑道,“如果我能去的话。”

星河(原创攻×纲吉)(一)

今天开始做黑手党?

“在学校里,校长那老头的话,听听就算了,不用管他。遇到什么麻烦,就来隔壁校区找我和boss,贝尔就算了,那家伙自己管不了。有人欺负你就直接报家族名字,叫他们有本事找上门来……”
“我说……”
“便当找路斯利亚,云守那老头子让转告你,课程不会停,每个星期五去……”
“那个,史库瓦罗。”
泽田纲吉不得已打断了一路上絮絮叨叨没停过的临时被派过来保护他的兄长。
“啧,怎么了,小鬼。”
纲吉指了指从刚才开始怒瞪着他们的教导主任。
“老师说,叫监护人去填意料。”
“见鬼!这破学校到现在还搞这些破手续!不是早就送来资料了吗!”
“你还没从这破学校毕业吧!”教导主任主任冷冷的打断了他们,“像个黑手党一样干净利落点。”
哇哦,不愧是黑手党学院。纲吉很久没看到敢这样直接喷斯库瓦罗的人了。
“知道了知道了!啰啰嗦嗦的!喂,小鬼。”史库瓦罗指了指一旁的长椅,“在这,别动。你要出了什么意外,boss还不把我抡墙。”
你是刚刚才知道吧,这是黑手党学院,今天不出意外明天也会出的。虽说是这样想的。
“知道了。”纲吉乖巧的说道。
话是这样说,纲吉打量着周围。一时间来报名的人不少,也有些看上去凶神恶煞的人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纲吉也没感到害怕,毕竟这些人比起XANXUS和迪诺先生的家庭教师REBORN,真的不算什么。
史库瓦罗的指给纲吉的长椅上已经坐着了一个黑发看上去和他们差不多大的孩子,看上去也是来报名的新生。
纲吉走了过去,坐在了椅子的另一端,本着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心境,他和男孩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
“我爸的守护者在和卡茜欧琵雅,就是门口的那个老师,和她的名字一样,是世界的‘天后座’。和她商量能不能把家徽绣在校服上,不得不说这真的是太蠢。”
想到如果彭格列的家徽也被绣到校服上,纲吉就一脸黑线,忍不住对赞同的对男孩点了点头。
“是吧,是吧。是不是每个家族的守护者都那么蠢?和你一起来的是……”
“我哥哥。”纲吉接道。
“哥哥?”男孩有趣的挑了挑眉,“你们兄弟关系真好。可以问一句是有血缘关系的那种?”
“我想我父亲应该只有我一个……”如果真冒出什么私生子,一定带着奈奈子妈妈离家出走!
“那可不一定,像我爸……哦,抱歉。我的意思是说关系好的亲兄弟在里世界可真少见。我上面的几个哥哥,自相残杀死的差不多了。”
“……好在他们没有对你出手。”
纲吉想了想,勉强应和道。男孩一顿,打量着他,突然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可真有趣。”
我有说错什么话吗?纲吉奇怪的看着男孩。
“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有对我出手。”男孩说,“说不定其实是我杀死了他们呢?”
纲吉瞪大了眼睛,也不知道改说些什么。
这时,门内走出了一个带着金丝眼镜,西装革履的男人,向他们走了过来。
男孩跳下了椅子,和男人说了些什么。
这就是那个想在校服上绣家徽的守护者?
“就是他。”男孩又走了过来对他说,“我是木星河。”
musin……后面什么来着?不是意大利语的发音。
“你呢?”
“我是纲吉,泽田纲吉。”

星河(原创攻x纲吉)

半架空,从小在彭格列长大的纲吉。
渣文笔,萌新求轻喷!
有all27

  序
泽田纲吉站在教堂门口,倒吸了一口冷气。远方的天边最后一缕光消失在了山的那边,空中又开始飘起了雪,通往城那边的小路上,路灯逐渐的被点亮。
雪不大,泽田纲吉想,可以一鼓作气的冲出去。
【一定会感冒的。】星河说。
管不了那么多了,听说不远处有家咖啡厅。他冲向了小路,
之前有下过几场雪,路上已经有了积雪,浸湿了他为参加葬礼准备的西服,真是彻骨的冷,地中海气候的西西里少有这样冷的天气。
【天气这么冷,就不要穿那么单薄,后悔没带上你家岚守为你准备的棉袄了吧。】
被旁边的人这样幸灾乐祸的提醒,泽田纲吉真的有些后悔了。
【你说你老老实实去夏威夷度假,跑出来参加什么葬礼?话说你这样逃出来,那个家庭教师会怎么对你。】
哦,不要在落井下石了,泽田纲吉的心更凉了。
到底为什么,他来参加这见鬼的葬礼。
转了几个弯后,终于看到了一片白色中,暖暖的光芒。脚步不自觉加快了些。
【运气真好,通常这种天气,不会有人开门的。】
推开门后,一股暖气向他涌来。
柜台后的老板一脸惊讶的看着他,赶忙给他递上了毛巾。
“我真没想到这种天气还有客人,需要一杯咖啡吗?”
“可以的话,能给我一杯热牛奶吗?”
“当然!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拒绝客人的。”
“真是非常感谢。”
他把已经潮湿的大衣挂在了一旁的架子上,对着老板笑道。
青年柔和的面孔,优雅的举止,不由让人心生好感。老板突然有了交谈的欲望。
“刚从教堂回来吧,离这最近的,也就那了。听说今天送走的是……”
“是我朋友。”泽田纲吉苦笑道。
老板愣了一会,送来了牛奶,拍了拍纲吉的肩膀。
“也难怪你大雪天来这了,节哀。”
纲吉笑了笑,看向了一旁,星河坐在了他的对面,看着玻璃后的雪天,哼着不成调的音乐,但纲吉知道他在听。
“他是怎么离开的。”半响后,老板问道。
纲吉想了想,自己玩火,被敌家刺杀,死在了抢救室里,该怎么说?
“病逝。”
“真可惜。”老板惋惜道。
“一点也不可惜,反正他也不想活了。”
老板诧异的看向这个依旧温和的笑着的青年。
“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我想活啊,纲吉。】星河不满的转过头来埋怨道。【我想要和你一起活下去。】

快新官方发糖,基德大人的新预告,目标竟然是自己的克星?昔日著名怪盗沦为人贩子为哪般?是坠入爱河?还是犯罪的深渊?

七年之期(微耽)

老妈接到诈骗电话时的一个脑洞。

“喂?你好。”
“你好。”
那边是一个陌生好听的声音。
他皱了皱眉看向手机显示的号码,没有备注陌生的号码。
“你是?”
“你的男朋友。”那边声音轻笑道。
他厌恶的拿开手机恶狠狠的对那边道,“我以为不会没听出我是个男的吧!”
“我知道啊,我也是。”
“神经病!”
他立马挂断了手机。
手机又震动了起来,他把手机丢在了另一边。
在振动重复了十次后,他忍无可忍的接通了手机,还是那个号码。
“你到底想做什么!”
“抱歉。”那边的声音很轻,很温柔,“我不想打扰你的,可是好不容易打通你的电话。我想对你说,我喜欢你。”
“你到底是谁!”
“我都说是你的男朋友,未来的。”
他还想说什么,那边又继续道,“一个星期后,你会出差到意大利,在那里你丢失了你的身份证,你遇到了我。你对我说,我爱你,我抛弃了一切追随你而来。你是这样说的,可你才认识我七秒不到。我对你一见钟情了。”
好像是他的作风,“然后我们在一起了?”
“是的。我们在一起七年了。”
“那么我呢?”
“你一个月前失踪了。我去哪都找不到你。”那边声音有些痛苦。
他却笑了,“先生你的故事真不错,说真的那个我应该厌烦你了,才走了吧?我不会爱上任何人,你明明知道我一开始就骗了你吧。”
“……是的,我知道。”
“看在故事那么有趣的份上,我劝先生一句,不要在找了,找不到的。”
“我会找到这个世界的你的。”那是那边的最后一句话。
他把手机丢在了一边,疯狂的大笑着,如果真是他的话,七年后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回来的。
一旁病历上,他的身体仅能支持七年不到。

秋叶(原创攻×纲吉)

原创攻,重发。
表白纲吉!
表白某位圈内的太太!太太也写原创攻,不圈太太是因为现在还没对太太有任何表示。
居然在群里遇到太太!!!!真是无比激动!!!!
@竖琴爱
没有三百页情书,也是一封两千字情书!
想要一直写原创攻!
渣文笔,微虐。

原创攻
青梅竹马
刚入秋的十月,熬过了夏天的酷暑,秋高气爽,恰好的温度。

泽田纲吉躺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上映着窗外的树枝的影子,随着秋风的拂过微微摆动着。一片树叶缓缓落下。
真是太安静了。他想到。

突然,一颗石头从窗外仍进他的房间内,稳稳的掉进了墙边的垃圾桶里。

赶忙从床上爬了起来,把头探出窗外。
庭院里,黑色连帽卫衣的少年,站在榕树下,仰头看着他。

“秋纪!”纲吉讶异。

树下的幼驯染对他露出大大的笑容,说道“纲吉,我们出去玩吧!”

纲吉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回过神来,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巴士从他们旁边缓缓驶过,初秋纪的目光随着巴士而远去,直到消失在视野里。初秋纪才肯回过头来。
“那是去学校的车吧?”初秋纪突然问道。
“嗯?好像是吧?”纲吉不确定道。
“人好少。”
“因为是周末吧。”
“诶……”

“那我们去看看吧!”

纲吉突然停下了,盯着自己的幼驯染。

“等等!刚刚不是说去神社吗?”
“可是我想去看看纲吉的学校。”

十分理所当然的样子。
纲吉一阵的无奈,“现在去学校的话,一定会被云雀学长咬杀的。”
“云雀学长是谁?”
“秋纪不知道吗?并盛中学的魔鬼风纪委员长!十分可怕!”
“哦,是吗。只是去看看那位风纪委员长也不允许吗?”
“不行!”

两人僵持了一会。
去一下也没关系吧,纲吉刚要选择放弃,初秋纪开口道,“那好吧,我们去神社吧。”
纲吉不可置信的看着居然会那么容易妥协的初秋纪。
“秋纪你……”
“今天并盛神社会放烟火吧。”初秋纪对他笑道。
“是啊,毕竟是秋叶祭。”
“嗯……”

秋叶祭是并盛不大不小还算热闹的节日,早早的就有人沿着神社的道路,开始准备着摊子,张灯结彩。其中纲吉还看到并盛中学的学生。
如果不是初秋纪,今年的秋叶祭纲吉并不想参与的。
“啊啊――”秋纪突然遗憾的叫了起来。
“怎么?”纲吉一惊。
“今年又看不到和服的纲吉了!”
“诶?”纲吉无奈的笑了笑,我穿和服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京子酱……
“京子是谁?”
!!!
“说出来了哦,纲吉。”秋纪像找到好玩的事,“是纲吉喜欢的人吗!真好啊,纲吉也步入青春了。”
“喂!说的是你没有喜欢的人似的!”
“粉红色的信确实收到很多,但是,我喜欢的只有纲吉你啊。”
“秋纪!”
秋纪从小就很受欢迎,他是知道的。初秋纪有很多的朋友,但泽田纲吉的朋友只有初秋纪一个。
所以这种节日,他为什么……
“纲吉!你看!”
纲吉还没缓过来,初秋纪一把拉到林子里。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纲吉!”
纲吉稳住了脚步,打量着四方,有一个孤零零的秋千。

小孩子见到秋千总会莫名的激动,那时候,六岁
的纲吉找到了这座秋千。
坐在秋千上,草丛那边是其他人小朋友打闹的声音,纲吉想,如果他能加入的话,没有秋千也没关系。
小小的纲吉,就已经知道,得到一样东西需要用别的东西去交换。
“好棒的秋千啊!”他听见有人惊喜道,和他同样的孩子。
那个在人群中十分闪亮的孩子对他伸出手,“那个!我可以加入你吗!”
“我是秋纪!初秋纪。”
“纲…纲吉…”
“将军的名字吗?好酷啊!”
太闪亮。那个人的眼睛太闪亮了。

“秋纪……我从刚刚就想问你。”纲吉犹豫了好久说道,“你为什么在这。”
名叫初秋纪的人。他的发小,在小学毕业后,就去东京上学了。
东京在这又不是一天就能到达的距离。
“当然是想见到纲吉你啊!”
秋纪不知道他这样说的时候,眼里是一潭死水。
“是在那边遇到了什么吗?”纲吉继续追问道。
“纲吉你是在小看我吗!”
要不要回来!纲吉突然停了下来,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回来能做什么呢,陪着他吗?可是秋纪所有的亲人都在那边。
“那个,纲吉。要不要和我一起离开。”
“去哪?东京吗?”
“不是,哪里都好。我们离开并盛,离开东京,可以去国外。我想去意大利,威尼斯,米兰,翡冷翠,还有西西里!纲吉……”
“那秋纪的家人呢?”
“……噗!我开玩笑的,纲吉不会没看出来吧?”秋纪好笑的看着他,“我的纲吉还是那么认真啊,我怎么会让你抛下你爱的人呢。”
不是吧。
秋纪。
他还想在说些什么,秋纪像是什么都没发生的拉着他离开了。可确实是什么都没发生,不是吗?纲吉把手放在胸口,不停跳跃着,心跳的好快。
就像一年后,某天,某个婴儿突然消失的时候的那种感觉。
那天烟花绽放的极为好看。
那时候,秋纪好像说了什么,但是他没听到。

“果然我还是想像离开啊。”
在转角,秋纪说道。
“去意大利?”
秋纪摇了摇头,走了上来,拥抱住了纲吉,“去意大利是和你一起去的,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但是还是要去天堂比较好。才不要带你去。”
“你在胡说什么啊!”
“纲吉。在这个世界上我重要的人只有你了。”
说完,初秋纪推开了一脸迷茫的发小,拉上了帽子冲到黑暗之中。
“秋纪。”拉住他!
纲吉突然像是听到一颗硬币掉落的声音。
拉住他,让他留下。
“秋纪!留下……”

“纲君。”
他看到妈妈站在电话前难过的看着他。
“刚刚东京有人打电话来说,秋纪他离开了。”
“秋纪今天来找我了,现在应该回去了,他没跟阿姨说吗?”
“秋纪他……是离开这个世界了……”

秋纪的朋友很多,但泽田纲吉的朋友只有初秋纪一个。
纲吉的爱的人很多,但是这个世界上啊,初秋纪爱的人,果然只有泽田纲吉啊。

泽田纲吉亲启(原创攻)

写手挑战,写一封情书,文中不能出现爱和恋之类的字。
写完后才发现,这辈子做写手是不可能的了……
原创时空旅行者男主×位面之子纲吉
一直想写原创攻

泽田纲吉亲启

纲吉君,你好。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你一定感到害怕了吧?放心,这不是什么挑战书,也不会让你放学留下。说真的,我现在倒是想留下纲吉君,可是一定做不到的。
因为时空不对啊。
这样说,是不是太中二了?不过纲吉君经历了那么奇怪的事,应该能理解我的。
我是一名时空旅行者,前段时间远远见过纲吉君,然后就再也忘不了,真是一眼万年。
那时候我刚跌落在这个时空,在穿过大街小巷寻找住宿时,我看到了纲吉君。啊!纲吉君不用想了,我们只是插肩而过而已,纲吉君一定记不起我的!只是为什么我就这样记住纲吉君了呢?纲吉君明明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国中生。说起来纲吉君还只是个国中生,还是个孩子啊……
我想一定是那时纲吉君笑的太温柔了!
后来我有稍稍跟在纲吉君后面几天(诶?同事要求划掉这条,说看上去像斯托卡,你会害怕的。纲吉会吗?我经常看到不止一个人跟踪纲吉。)
纲吉君的日常和普通国中生一样无聊啊,纲吉君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像比纲吉有故事的人。我喜欢刺激喜欢未知,所以才选了这个职业,可是在面对纲吉君的时候,所有的刺激未知抛在了一边。哪怕在无聊的关于你的小事,我不忍离开目光。
有前辈告诉我,可能是纲吉君身上位面之子的磁场所影响的。可我知道,不是的。
我看着纲吉君从早上的赖床,匆匆忙忙的感到学习,被那个可怕的不像人类风纪委员扣住,在课堂上昏昏欲睡,被点到名字时慌张,拉住伙伴时的无奈,被堵在小巷的害怕。都非常的有趣!是普通的纲吉君普通的生活,不是位面之子。对了,我有想过帮纲吉君哦,可是纲吉君的身后不只我一个人。
在纲吉君身边的这段日子,估计是我最安心的日子。在过去我从不畏惧危险,一直活在悬崖边。可是遇到纲吉君后,原来心可以那么静。那时候我多少有些明白以前的前辈退休和归隐的心情。在插肩而过那一瞬间,心像是才回归那样,跳动着回到了平静。戏剧的像,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就是那一瞬间,想要和这个人在一起,没有缘由的。
这份心情会让纲吉君很困扰吧?只是,我想在我的最后结束这一切。
                                        一位暗恋你的时空旅行者

“噗!169970号,我找了一封情书。”
“这好像是那位前辈在前往sss副本之前,没能寄出去信件。”
“诶~那位一边笑着,一边炸掉一个世界传说中的前辈,也会有那么少女心的时候啊。真是可怕呢……说起来泽田纲吉这个名字好熟悉啊?”
“27号世界的位面之子。前辈从副本回来后,拿着一身的军功砸在了元帅面前说,申请退休到27号世界结婚。”
“太帅了吧!我也想退休和女神结婚。”
“这封信没能寄出去也挺好的,毕竟有些话方面去说效果更好。只希望那个位面之子不要被吓到为好。”



我喜欢病娇,喜欢囚禁,所以喜欢兔之类的三观不正的角色。
可是也同样喜欢沈峤,谢怜之类被配角说做的圣母的角色。
无论看什么小说,我希望我的主角是善良的。

桔薇

这绝对是我萌的最冷的cp,想吃粮完全找不到!情敌变情人明明那么萌!前世今生超棒的好吗?百合大法好!
桔梗宠溺的说真是话多的小姑娘。
两家粉都不喜欢对方。撕起来就是比白学那两位还要可怕。桔薇吧好像都是友情向,友好相处的。
对!还有雪奈!!!雪路和奈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