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e

反在点开我的页面的多半都是主角总受党了。

星河(原创攻x纲吉)

半架空,从小在彭格列长大的纲吉。
渣文笔,萌新求轻喷!
有all27

  序
泽田纲吉站在教堂门口,倒吸了一口冷气。远方的天边最后一缕光消失在了山的那边,空中又开始飘起了雪,通往城那边的小路上,路灯逐渐的被点亮。
雪不大,泽田纲吉想,可以一鼓作气的冲出去。
【一定会感冒的。】星河说。
管不了那么多了,听说不远处有家咖啡厅。他冲向了小路,
之前有下过几场雪,路上已经有了积雪,浸湿了他为参加葬礼准备的西服,真是彻骨的冷,地中海气候的西西里少有这样冷的天气。
【天气这么冷,就不要穿那么单薄,后悔没带上你家岚守为你准备的棉袄了吧。】
被旁边的人这样幸灾乐祸的提醒,泽田纲吉真的有些后悔了。
【你说你老老实实去夏威夷度假,跑出来参加什么葬礼?话说你这样逃出来,那个家庭教师会怎么对你。】
哦,不要在落井下石了,泽田纲吉的心更凉了。
到底为什么,他来参加这见鬼的葬礼。
转了几个弯后,终于看到了一片白色中,暖暖的光芒。脚步不自觉加快了些。
【运气真好,通常这种天气,不会有人开门的。】
推开门后,一股暖气向他涌来。
柜台后的老板一脸惊讶的看着他,赶忙给他递上了毛巾。
“我真没想到这种天气还有客人,需要一杯咖啡吗?”
“可以的话,能给我一杯热牛奶吗?”
“当然!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拒绝客人的。”
“真是非常感谢。”
他把已经潮湿的大衣挂在了一旁的架子上,对着老板笑道。
青年柔和的面孔,优雅的举止,不由让人心生好感。老板突然有了交谈的欲望。
“刚从教堂回来吧,离这最近的,也就那了。听说今天送走的是……”
“是我朋友。”泽田纲吉苦笑道。
老板愣了一会,送来了牛奶,拍了拍纲吉的肩膀。
“也难怪你大雪天来这了,节哀。”
纲吉笑了笑,看向了一旁,星河坐在了他的对面,看着玻璃后的雪天,哼着不成调的音乐,但纲吉知道他在听。
“他是怎么离开的。”半响后,老板问道。
纲吉想了想,自己玩火,被敌家刺杀,死在了抢救室里,该怎么说?
“病逝。”
“真可惜。”老板惋惜道。
“一点也不可惜,反正他也不想活了。”
老板诧异的看向这个依旧温和的笑着的青年。
“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我想活啊,纲吉。】星河不满的转过头来埋怨道。【我想要和你一起活下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