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e

反在点开我的页面的多半都是主角总受党了。

【all耀】我这一锤子下去你可能会屎!

踏月_tan:

又名大锤80小锤40


段子,巨型ooc,小甜饼(吧……)


倒叙,小锤锤梗


【澳耀】


一阵诡异的沉默后……王濠镜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刚想站起来出去接电话……却发现上面清清楚楚得标着“先生”。


王耀的脸红的不行,像个熟透了的番茄。


王濠镜最终还是接起了电话。


“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大坏蛋,打死你(つд⊂)。 ”


王濠镜瞥了一眼卖萌的自家先生,觉得明明都是一样的话,怎么只有先生的酥酥麻麻像电流一样滑过自己左胸口呢?


“好,哄哄你,不哭不哭,我错了,不该让湾湾亲到我的,连妹妹的醋都吃,真是可爱啊……我的,先生。”


一旁的王湾和王嘉龙:……石化.jpg


王耀:o(*////▽////*)q最后一句那么苏犯规啊!


【朝耀】


电话没响几声便被接起,那边的人有些惊讶:“耀君?”


“……对。是我……”


而这边同亚瑟一起生活了好几年的王嘉龙已经听出来是谁了,连忙分享。


三个人:好好的白菜居然让猪拱了……


“你家已经是深夜了吧,有什么事吗?”


王耀深吸了一口气,道:“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大坏蛋,打死你(つд⊂)。 ”


“……耀君……你……”


而这边王耀的脸已经红透了,完了……


“是不是玩游戏输了?”


“……”


“不是啊……那就好……耀耀乖,不哭啊,我哄,怎么会不哄你呢?锤我胸口,我是坏蛋,下次我一定不会让你做你不喜欢的姿势的……”


三人:我什么都没听到……


“啊啊啊啊!!!亚瑟·柯克兰!!!”


【独中】


“耀?你那边都那么晚了,有什么事吗?”路德维希有些微喘,像是在运动的样子。


“路德……我……”


“嗯?”


三人:惊讶.jpg


王湾:居然是路德,我怎么没看出来!


王濠镜:……


王嘉龙:……厉害了我的哥!


“我……诶……”王耀叹了口气,又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开口道:“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大坏蛋,打死你(つд⊂)。 ”


“……耀……虽然我不知道我哪儿错了,但是耀不要气坏自己啊……别哭……我不擅长哄人的……但是我愿意为了你而学。”


王耀:(*/ω\*)……你还用学吗……


【法耀】


“……腐烂啊……”对付流氓王耀选择了先发制人。


三人:woc!居然是那个臭牛氓!


“小耀?你那边很晚了,找哥哥有什么事?”弗朗西斯难得的正经却换成了王耀不正经……


王耀眼一闭,心一横,还是开了口:“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大坏蛋,打死你(つд⊂)。 ”


“小耀你……终于开窍了?摸摸头乖啊,哥哥保证以后绝不让小耀你哭了。来,亲亲抱抱举高高!”


三人:呕……


【港耀】


在众目睽睽之下王嘉龙的手机响了起来。


……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大佬……”


王耀也索性放开了自己不再多言,只道:“嘉龙……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大坏蛋,打死你(つд⊂)。 ”


王嘉龙脸“蹭”的通红,完全不知道王耀在说什么,只知道心里的开心掩饰不住,只听见“打死你”云云,于是想了半天回道:“要是大佬你打死我,嘉龙甘之如饴!”


【露中】


“小耀?”电话的那端显得很惊讶。


“嗯,伊万,是我。”王耀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于是双方都沉默了一会。


最终还是伊万先开了口:“……小耀找万尼亚有什么事吗?”


“伊万……我……算了。”王耀深吸了一口气,终是开口:“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大坏蛋,打死你(つд⊂)。 ”


“小耀……万尼亚……好想你。万尼亚错了。万尼亚是坏蛋,哄哄小耀,小耀你回来吧,但是万尼亚真的不是故意把小耀弄晕的。”


王湾:(眼睛一亮)怎么弄晕的?艹的?SM?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疯了!!病娇的伊万好诱人啊!
王耀:我中华锅呢?


王嘉龙:大佬冷静!


【米耀】


“耀?”电话那头有些诧异,明显是没想到此时此刻此人会给他打电话。


对付ky只能单刀直入了——“……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大坏蛋,打死你(つд⊂)。 ”


“hhhhhhhhh小耀你是不是玩游戏输了hhhhhhhh你个游戏黑洞hhhhhhh”这标志的魔性笑声一下子贯穿了整个王家,以至于另外三人捂着耳朵满头黑线。


就在王耀要发火的前一秒钟,阿尔弗雷德的一句话成功让王耀变成了一只小绵羊——“这样的游戏以后要多玩几个啊,我喜欢听,也只有我能听。小耀的一切我都喜欢。特别是……”你床上的样子。


然而王耀已经机智地把通话中断了,就知道那货不会说什么好话。可是为什么,他的心脏跳的飞快呢?


三人:我耳朵瞎了。


【菊耀】


“耀君?这么晚了,找在下有事吗?”本田菊的声音有些慵懒,明显是在睡觉。


“是我。我……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大坏蛋,打死你(つд⊂)。 ”


“……耀,耀君?!”本田菊明显还沉浸在震惊中,突然间本田菊就兴奋了起来:“耀君超可爱!耀君卖萌犯规啊!在下想画本子了……”


“本田菊你再敢画我是受的本子你试试!”


一提本子——


本田菊:突然兴奋


王耀:突然炸毛


三人:突然懵逼


本田菊忽的笑出了声来:“呵,开玩笑的,你那边12点了,耀君新年快乐,我要睡了,你也早睡啊,WANAN。”


“嗯,晚安。”


烟花真好看。


至于是外面的烟花还是心里的,你猜呀。


【伊耀】


“啊嘞?小耀?”费里西安诺还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


“是,是我,费里西。”在晚辈面前耍流氓好紧张……
“小耀什么事啊?”


“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大坏蛋,打死你(つд⊂)。 ”


“……小耀这么说我好开心啊!小耀好可爱啊!小拳拳全打在了我的心口上啊!抱抱是不够的,还要亲亲!亲亲也不够,还要……”


“停!晚安费里西。”


“晚安,小耀。”


王耀长舒了口气,天知道费里西会不会教坏我弟弟妹妹,幸好我打断他了。


三人:总感觉错过了什么。


起(she)因(ding)


“先生,你又输了,还要玩吗?”王濠镜放下了手上的最后一张牌,扶了一下眼镜,笑了笑,表示愿意继续陪某个心理年龄三岁的仙人玩下去。


王耀表示这人开挂了吧!这绝对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春晚配色让他不忍直视,小品又不和他胃口,大概他真的老了,跟不上年轻人的品味了(然而他不知道年轻人也没法理解春晚导演组的品味……)于是百无聊赖想着打打牌,挣点小钱钱……毕竟过年他一直在送钱,总得赚回来点吧……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居然忘了王濠镜这一茬……好气哦,可是要保持围笑!


老子的小钱钱啊!


小钱钱啊!


钱啊!


啊!


王耀意识到再这么下去他的国库都药丸,赶紧趁着这个当口问道:“濠镜你会刨幺吗?”


“不会……”王濠镜一五一十地回道。


hhhhhhhhhhh就猜到你不会!“那我们就玩这个了!”然后王耀就开始洗牌,而被强行拉来组局的王湾和王嘉龙也是一脸懵逼——


“大哥/大佬,我也不会啊!”


于是王耀不得已开始讲解规则:“这个刨幺啊……不啦不啦不啦……”


“哦,这样啊!”王湾表示明白,王嘉龙已经跃跃欲试,而王濠镜也点了点头。


然后……


王耀:“四个五!”


王濠镜:“鸳鸯王。”


王嘉龙:“小幺!”


王湾:“五个十!”


王耀:“中幺!”


王濠镜:“七个K。”


……


“过。”


“不要。”


“要不起。”


“雪。”


王嘉龙:66666666


王湾:厉害了,我的哥!


王耀:好气哦可是要保持围笑!


恭喜玩家王耀,打出了GG:)


……


……


……


“大雪。”


“……”


“诶诶,濠镜哥,我跟你说……”王湾突然起身,走到王濠镜身边开始窃窃私语。


“嘉龙……我怎么感觉后背有点凉呢……”


“大佬……我也是……”


王式害怕.jpg


“好,听你的。”


“濠镜哥你真好,最爱你辣!”王湾在王濠镜的脸上亲了一口,又重新站起来,宣布她刚刚想出来的惩罚方式:“这局呢,我和濠镜哥决定不要你们钱了。”


下面的两位欢呼了一声,又觉得事情不对,但是,小钱钱是最重要的!其他的,爱咋地咋地吧!


王湾清了清喉咙,继续道:“但是我们决定,让你们两个的其中一个给手机的紧急联系人声情并茂地念一段话。而且不许告诉那个人是惩罚。”


王嘉龙:“我就说吧……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王耀:“不管了,我的小钱钱还在就好!”


“那么……你们俩谁去呢?……”王湾摸着下巴做出很纠结的样子。


“他!”x2


“这样吧,嘉龙,我们俩猜丁壳,谁输了谁打,怎么样?”


“正有此意!”王嘉龙扭了扭手腕,还是斗志满满。


“石头剪子布!”


哼哼,我可是有猜丁壳小王子之称的,嘉龙这可不能怪我欺负你!


“大哥剪刀嘉龙哥石头,嘉龙哥胜!”


嘻嘻,大佬,你这个剪刀手小王子就不能怪我了!


……


“……行吧,愿赌服输……我去打……”


“大佬等会,就在这,我要听!”


“对对,大哥,我也要听!”


“嗯。”


“……”好气哦可是要保持围笑!







彩蛋
【丝路】


“您拨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Sorry……”


三人若有所思。


那天晚上没人再逼王耀继续打电话,因为他们知道,来电显示的大秦永远不在了。王耀还是玩,还是笑,还是吐槽,还是若无其事,只是酒少了好多,泪多了好多,思念多了好多。


“大秦啊……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大坏蛋,打死你(つд⊂)。 ”


“大秦啊……”


王湾听见王耀醉了后这么念叨着。







——FIN.——

评论

热度(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