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e

反在点开我的页面的多半都是主角总受党了。

【周叶】他的猫

吃你一口黄桃:

-好久不见的群作业


-娱乐圈私设:影帝养猫周x写手猫化叶


-9000+一发完








01


 


    周泽楷养了一只猫。


    可是这只猫,十分的神秘。


    神秘到什么程度呢,身为最贴近周泽楷生活的经纪人江波涛,还是在他养了差不多一个月之后才得到的消息。


 


    这只猫也不知道什么种类的,棕色的条纹白色的毛,看上去就像是路边的野猫一样。


    第一眼看见的时候,江波涛都要怀疑自家的大影帝是不是开始想要走暖男路线了,不然怀里怎么会抱着一只这样平凡无奇的小动物。不过第二眼的时候,他开始确定,自家的影帝,应该是父爱泛滥了。


    就像现在这样——


    洗干净的小猫白白胖胖的,懒懒的窝在周泽楷的腿上,偶尔无聊了,还伸出手来挠挠周泽楷的手心。而平常一向爱干净的人,却十分有耐心的一下又一下撸着这只最多只能算上正常长相的猫,偶尔还捏着它的小爪子,一玩就是一下午。


    更甚者,他有几次过来交接通告的时候,看着在镜头前各种高冷的男神柔和了表情,正在一口一口喂着猫粮。


    这不是养猫,这是养儿子吧。


 


    江波涛每一次看他们相处,都会不由自主的产生这样的想法。


 






 


 


02


 


    身为正当红的新晋影帝,周泽楷实际上每天都是很忙的,毕竟刚拿奖杯不久,他急需要一些更有说服力的广告和节目来巩固他的地位。


    “一会儿是一个珍惜水资源的广告,导演把大纲发过来了,具体就是你要把一杯水捧给路边的小姑娘,到时候为了衬托出主题,会给你上一些比较脏乱的妆,重点突出一下你的口渴和给她水的善意。”


    刚从一个平面硬照的拍摄现场出来,紧接着就是下一个地点的赶。江波涛从副驾驶位回头看了一眼周泽楷,见他闭着眼睛休息,眼睛上还有淡淡的黑色。


    他叹了口气不出声打扰了,然后看见窝在周泽楷怀里的小猫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换了一个姿势,继续窝着。只是它露在外头的尾巴一下一下的卷过周泽楷的手背,看上去就像是在安抚他一样。


 


     


    拍摄现场已经布置好了,绿幕底下摆着几个道具,就等拍完之后后期把风沙的恶劣场景制作上去。


    导演一见周泽楷进来,就指挥着化妆师进去给他化妆,然后还在他旁边给他简单的说了一下戏份。


    拍摄公益的导演在圈中地位挺大,之前拍过不少得奖的大制作。周泽楷虽然大脑已经开始有点刺痛了,但是还是带着他能做到的最大程度的礼貌和众人打招呼,然后认真的回答了导演的问题。


    这一次的广告是公司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如果拍的好的话,可以帮他的形象再树立出一个新的高度。


    不过在拍摄的时候还是出现了一点问题,原本过来演小姑娘的童星半路出了车祸,这一时半会的也找不到一个更好的选择。导演脸色顿时不太好看,这万事俱备,但是就差这么一个小姑娘,因为事故原因,小童星的经纪人已经打电话过来商量违约金了。


    这广告是上头派下来的,没办法拖久。


    导演眼睛在现场转了一转,忽然就不动了。


    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一只小猫,正趴在那个放在地板上的转备好的小碗上喝水呢。


    “不用找人了,就它了!”


    小猫被这个声音惊得抬起了头,对着面对着自己的摄影机无辜的“喵”了一声。


 


    工作人员有条不紊的继续开始工作。


    只是原本绿地上蹲着的小姑娘,变成了一只刷上了灰色泥土的小猫。


    本来化妆师还在纠结该怎么给这只猫“上妆”才能不被它挠一爪子,结果周大影帝一过来,轻轻摸了摸猫的脊背,刚刚还丝毫不配合的猫肚皮一翻,就妥协了。


    更让人惊奇的是,还没用小鱼干哄着它配合,这只猫就自动的蹲在了路边,做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来。


    “这只猫……真有灵性。”导演蹲在摄像机前面观察了许久,不得不承认这只猫刚好蹲在了最适合入镜的地方。


    周泽楷不说话,然后走入了镜头。


    但是在旁边看着的江波涛用人格保证,他刚刚绝对露出了骄傲的小表情。


 


    广告成片意外的好看,满面尘埃却依旧掩盖不了帅气的周泽楷捧着他最后剩下的一碗水,小心翼翼的递给了路边叫声虚弱的小野猫。


    画面定格在影帝乌黑的眼睛中的温情和怜惜,还有小猫喝完水之后懵懂无知的亲昵,在这荒凉无边的黄沙土地上,变成了让人心软又心痛的一幕。


 


 


    而周泽楷绝对不会承认的是,一向敬业的他在拍摄的过程中居然走神了,看着路边的小猫,就像是看到那个一个多月前的自己,可怜的祈求一碗水的拯救。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将手中的碗递了出去,下意识的抱住了扑过来的小猫, 就连眼睛里的柔软下来的情绪,都是他最真实的,毫无虚假的反映。


 


 


 


 


03


 


    这支广告片在投入之后理所当然的引起了巨大的水花。


    粉丝们一边舔着周泽楷虽然经过刻意变丑但还是依然帅气的颜,一边暗搓搓的也想买一只男神爱护过的同款小猫。


    只是查着查着,两个不怎么相交的粉丝圈子忽然就重叠了。


 


    “这只猫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叶神的猫啊!”


 


    一个双圈同吃的妹子在微博上的一条小更新,在十分钟内就蔓延到了几万次的转发。


    这条微博底下还有配图,一个是广告片里面的小野猫,另一边是一个像是签售会上面的抓拍图,写着“一叶之秋”牌子的桌子上,窝着一只抱着尾巴睡觉的小猫。


    两张图被后来的粉丝各种放大处理,各种颜色对比,最终得出的结果是,如果不是一母同胎,那肯定是同一只猫……更何况一母同胎都不一定长得一模一样啊。


    两个圈子的粉丝沸腾了。


 


 


    “……一叶之秋?”


 


    面对周泽楷的发问,江波涛捧着这几天突击查找过的资料,十分无奈的回答。


    “前几天我不是才替你接了一个大制作的试镜吗?那个《君莫笑》,就是他写的书。还有前段时间,我不是和你说过我国有个编剧兼制片人做的电影包揽了几乎所有国际奖项嘛,就是他。”


    “作家和编剧?”


    江波涛苦恼的捏了捏鼻梁:“如果只是这样就好了,但是‘兴欣’你知道吧,是他旗下的产业,前段时间苏沐橙不还和你合作过广告。”


    周泽楷对那个大方爽朗的国际影后印象还挺不错的。


    不过这样一个一听就有大背景的人……他的猫怎么会在他这里?


    江波涛浏览着网上各种粉丝的拉郎配和猜测,心情越来越沉重,周泽楷的现在确实已经跻身影帝,但是比上这种常年在国际拿奖的人来说,还有一段路要走。这一次忽然扯上关系,周泽楷处于被拉动人气的一方,先不提会不会被人误认为恶意炒作,就怕是兴欣那边对他印象变差,《君莫笑》的试镜怕是要黄了。


    “小周,这只猫究竟是不是就是叶神的猫啊?”


    江波涛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声来,他看到这只猫的时候就已经是周泽楷的了,所以他也没多想,只当是对方无聊了,想养只猫作伴。


    周泽楷摸了摸现在还窝在自己怀里的小猫,它半眯着眼睛任由他一下一下摸顺他的皮毛,乖巧的实在不像是一只流浪猫。


    “不知道,我捡的。”


    是的,就在一个多月前,他还没有拿到影帝,还在因为被同剧组的好友骗去酒吧恶意抹黑人气惨烈下滑而陷入低谷的日子。


    刚出道不久就顺风顺水获得了大制作,一炮而红之后就顺势接了许多更有名气的大电影,眼见得距离影帝也一步之遥,这样的高度怎么会不引得别人妒忌眼红。


    结果就是在那天晚上,被同一个剧组的朋友带去了酒吧,忽然就成了聚众吸毒的一员。


    吸毒这个词,别说是演员,就是普通人身上,都是要不得的大新闻。


    粉丝脱粉,媒体添油加醋,就连那个朋友也在微博上遮遮掩掩的说他似乎有时候会有点毒瘾的症状。


    一时间,忽然四面楚歌。除了和他同风雨的江波涛,他实在不知道谁还能够支持他。


    而就在那个晚上,他跑去找酒吧的老板作证第十次无果后,在天台边缘萌生了干脆退圈的想法,他虽然不善言辞,但是对待每一个人的确都是带着真心实意的,这一次来自朋友的插刀,实在是让他心灰意冷。


    只是还没等他下定决心然后发出辞职的短信,忽然就听见了一声猫叫。


    天台上怎么会有猫?


    他转过头去,就见到一只脏兮兮的小野猫,咬着他的裤腿,使劲的往后拖着。


    只是猫的力量实在是有限,它咬了好几口之后还是没能挪动一丁点的距离,喵喵叫了两声之后,它仰着躺下了,露出了白花花的肚皮,像是一条用尽全力的死猫了。


    周泽楷那时候忽然就笑了。


    他蹲下来,戳了戳这只猫的肚皮:“我不想跳楼。”


    所以,不要咬着他的裤腿了,这西装还不便宜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通了灵性,这只猫瞬间一骨碌地爬了起来,鄙视的冲他刷了甩尾巴,大摇大摆的走了。


    周泽楷就这么跟着它下了楼,走着走着,心情就开阔了起来。


    也就在那一天,他的身边多了一只猫。


    而也就从那天开始,他的所有的倒霉忽然就全部消失了。酒吧老板出面作证他是被骗进来的,他并没有吸毒的视频也流露出来,就连那个所谓的朋友也公开道歉……一切风向都改变了,梦幻的就像是电视剧。


    周泽楷摸着猫,抿着唇。


    “他现在是我的。”


    是的,他养了这么久,从吃的猫粮,到洗澡,到睡觉,哪一步都是他亲力亲为。这只猫点亮了他对演艺圈新的梦,既然照亮了他的路,那就别想轻易离开。


 


 


 


 


04


 


 


    “叶修——!”


    清亮的暴怒声响彻了一整个会议室。


    叶修本来还昏昏欲睡的表情瞬间端正了起来,看着面前瞪圆了眼睛的陈果,不太自在的咳嗽了一声。


    “你还敢咳嗽!你说说看,就在我出差的一个多月,你给我通了多大的篓子!”


    陈果啪啪拍着桌子,指着电脑上面被粉丝对比出来的两只猫,越想越生气。


    “我们千辛万苦掩盖着这只猫和你的联系,然后你居然跑去拍广告了,还是公益广告!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家里关系硬不怕被抓起来混实验室去啊!”


    她脑海里全部都是叶修会变成猫的这件事情暴露了,然后被抓去研究的恐怖后果,越害怕现在就越生气。


    “哎呀果果消气消气,现在只是猜测而已,不是还没发现吗?而且这一次还不是因为服务生拿错了酒……叶修躲在周泽楷那边刚好避过去风头。”


    有了女神的安慰,陈果的脸色终于不是特别难看了。


    “等会还有《君莫笑》的试镜,周泽楷还要过来演主角的戏,你们难得同框,媒体肯定会把这件事情拿出来问,你们两看看怎么圆过去。”


    苏沐橙背后朝着叶修使了个眼色,叶修赶紧保证自己一定听从组织安排绝对不出错不拖后腿,这才从陈果大魔王的怒轰声中逃过一劫。


    “说起来,你怎么跑周泽楷那里去了?”


    从会议室出来,苏沐橙好奇的问他。


    叶修说:“之前第一次变成猫的时候,就是他发现的。”


    苏沐橙想起来了,叶修喝酒会变猫这件事情,是在离家出走之后第一次出书参加酒局的时候被发现的。那时候叶修消失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蹲在他们住的小屋子门口,差点没被以为是流浪猫的苏沐橙拒之门外。


    原来那个晚上就在周泽楷那。


    很多事情就串起来了,怪不得之前周泽楷被黑叶修会出手帮忙。


    苏沐橙:“那你打算怎么解释?周泽楷猫不见了,说不定会找你要。”


    叶修叹气,所以说,这才是他最烦恼的地方。


    他说这只猫是他的,他现在到哪里去变一只小土猫还给他啊。


 


 


    《君莫笑》的试镜现场来了很多人。


    毕竟一叶之秋编剧和制片人的名气太响亮,基本上圈内有空的都想过来看看有没有角色适合的。


    这片子是叶修去年写的,写的时候角色基本上都分给自家人了,也就剩一个男主,他当时就是有灵感以周泽楷为模板写的,自然在看到他经纪人过来的时候把试镜资格给了出去。


    没想到现在会弄出来这么多麻烦事情。


    试镜的门口围着无数媒体,一个是新晋影帝,一个是如日中天的编剧作家,两个看上去不像是有交集的人,忽然就养了同一只猫,记者都想好标题怎么写了。隐婚已久,早已同居,无论是哪个,只要有一点点小苗头,都可以大书特书。


    陈果早有先见之明,让叶修请动他们家保镖守在门口,一个两个带着退伍军人的气息,媒体堵在门外,却也不敢往里面冲。


    苏沐橙在门口笑意盈盈的帮叶修作解释,一口一个只是巧合,说叶修的猫前段时间丢了,看来是被周影帝捡回去,周影帝真有善心之类之类的,媒体挖不出更深的东西,却也不甘心这么离开,就在门口守着。


    后来江波涛来了,两个舌灿莲花的人打着太极,忽悠的这件事情就像是真的一样。


    门外怎么样也影响不了这一次的试镜,不过本来就是照着周泽楷来写的男主角,这一次更像是走个过场。


    叶修见识过他的演技,本来还以为是一个不怎么能够表现情绪的人,但是在镜头面前立刻就可以像是另一个人,他知道他目光里带着对演艺的热忱,所以才会在那天出手帮他。


    这一个多月的相处,每天跟着他片长跑,自然更进一步见识到了他在演技方面的灵气和天赋。


    没有比这样一个人更适合他的新片子了。


    叶修满意的捏了捏耳朵,只是这一个动作,却让刚演完准备出门的周泽楷愣住了。


    他养的猫,在心满意足饱餐一顿之后,也会伸出爪子挠一挠耳朵。


    ……只是,这应该只是巧合吧。


 


 


    按照惯例让所有来参加试镜的演员回去等通知,叶修揉了揉坐久了发酸的脖子,准备从后门溜回公司,可是还没溜成功,就见到门外站着一个这一个多月都朝夕相处的人。


    叶修看见他,下意识的就有点心虚。


    昨天变猫的后遗症消失之后,他变回人就马不停蹄的回了公司,还顺走了周泽楷的一套衣服。


    现在看到他,就会想到那两件正躺在他公寓里的洗手池里的衣服……应该,不会太贵吧。


    “叶修前辈。”


    周泽楷礼貌的叫了一声,叶修有点儿不大习惯,平日里他面对的一般都是一个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动作温和的人,现在看他生疏的样子,总觉得有点不自在。


    “小周呀,今天演的不错,回去等通知就好。”


    因为心底虚虚的,叶修笑得也有点尴尬,手也不自觉的摸摸鼻子。


    周泽楷昨天找猫都没快找疯了,现在精神高度集中,对这个姿势更有点精神过敏一样的注意。


    他的猫在弄乱他东西的时候,收了爪子的小肉垫也会摸鼻子,他那时候还为着人性化的动作笑过。


    难道面前的人在心虚,可是他心虚什么。


    总有点什么东西在周泽楷内心闪过,可是他抓不住尾巴,思绪也乱糟糟的。


    “前辈的猫回来了吗。”


    他心情杂乱,说话也有点没了往日的礼貌客气起来。


    叶修很想说没回来,但是现在通稿都发出去了,他刚刚才答应陈果口径一致服从安排,更何况那只猫……的确是为了他打掩护而说成是他的养的。


    “前段时间它走丢了,我看微博说是被你捡到了,还没谢谢你呢。”


    叶修一边想着苏沐橙交给他的说辞说着官腔,一边大脑飞速运转着想着怎么脱身。


    一会儿就微笑着点点头,说些鼓励的话,然后溜之大吉。


    之前都是这么做的,这次应该没问题。


 


    “能把他给我吗?”


    这不按套路来的,让叶修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啊?”


 


    周泽楷握紧了拳头,心底满满的全都是焦躁。


    他很少一次性表达这么多话了,只是他现在实在是走投无路的有点急切了。


    没有了那只猫,他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不对劲了起来。


    要找回来。


    必须要把它找回来。


    他第一次的,有了除了演戏之外,对一个东西这么强烈的念想。


 


 


    “男主角可以不要,猫可以还给我吗?”


 


 


 


 


05


 


 


    叶修落荒而逃。


 


    男主角其实不是最重要的问题,主要是猫,那只猫就是他啊,他哪里找来一直一模一样的猫,来还给周泽楷?


    叶修愁的头发都要白了。


    他是在没想明白为什么周泽楷会对一只猫这么执着,不就是一只随处可见的小土猫吗。


    虽然他承认,周泽楷实在是一个对猫特别好的好主人,可是他没道理每天喝点酒变成猫跑去周泽楷家里溜达溜达吧。


    周泽楷是他戏里面的男主角,他作为制片人和编剧,随时都在现场准备改剧本,以后片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次逃掉了,日后总还有会被发现的时候。


    叶修躺在家里的大沙发上,面前就是周泽楷放大的海报,这是之前申请试镜资格的时候送过来的。


    海报是周泽楷获得影帝的那部电影,他演的是一个活在枪林弹雨之中的杀手。穿着组织的制服,手里拿着他赖以生存的两把枪,目光冷厉的仿佛可以直击灵魂。


    叶修看见之后,鬼使神差的就贴在了自己的墙上。


    他望过去,画报上的周泽楷似乎也在看着他,目光没有一丝丝情绪。


    ……他果然还是喜欢那个给他顺毛的周泽楷。


    叶修翻了个身,遮住眼睛微微叹了口气。


    看来是时候去闹猫狗市场溜达一圈了。


 


 


    正在借装备出门逛市场的叶修没有想到的是,现在的周泽楷正在自己的家里,对着衣柜里的衣服发呆。


    “确定……?”


    旁边的江波涛点头:“因为这身衣服是前几天去LY才拿回来的定制,准备给你开机仪式的时候穿的。”


    言下之意就是,绝对不可能是弄错了或者记错了。


 


    周泽楷当然清楚,他的衣服一般不会留在私宅,只有最近要用到的几件才会放在柜子里。其他的都是一些穿不出门的私服。


    这种情况下,衣柜里少了一套衣服就很明显了。


    这件事情显得格外的蹊跷。


    如果是一个小偷,跑进来为什么什么都没有拿,偏偏拿了一套LY的定制,总不可能专门过来偷这个的吧。


    有什么东西串成了一条线。


    挠耳朵的习惯,摸鼻子的习惯,还有消失之后衣柜里少了一套衣服。


    周泽楷脑子里那条线更清晰了起来,只是这个结论着实荒谬,让他根本无从下手。


    如果确定的话,那他又能怎么办呢……


 


    那是他的猫,可是……喜欢一只猫,和喜欢一个人……可以混为一谈吗?


 


 






 


06


 


 


    周泽楷在那之后没有来找过他,叶修在片场里小心翼翼的减少接触,也渐渐的因为他的沉默放下心来,去猫狗市场的事情也理所当然搁浅了。


    如果不是家里还留着那一套衣服,叶修都怀疑这都是一场梦。


    不过撇开这一切不说,周泽楷真的是一个十分尽职尽责的演员,不说好演技,为人实在是礼貌刻苦,叶修作为一个早他好几年混圈子的人,觉得他的未来应当是不会局限在这个地位上的。


    有时候叶修在片场改剧本改的很晚,会在化妆间看见拍夜戏困得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周泽楷。


    这个场景在他作为一只猫的时候见得多的去了,走到他这一步了也都还这样努力,他实在是不敢想象之前周泽楷为了能够走向更好的舞台究竟付出了多少。


    而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更心疼。


    叶修当年是瞒着家里人出来打拼的。


    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小作家混到了如今的地位,他知道走过来有多艰辛。


    更何况还出了醉酒变猫的危险,每一步都走得更小心。


    苏沐橙问他为什么会是周泽楷的时候,其实那是他胡说的。那天他变成猫之后跑了出来,在路边看到了失魂落魄的周泽楷,也不知道什么心思,他就跟着他走了。


    然后,就变成了一个多月的抚养关系。


 


    好像是自从第一次变猫被周泽楷捡到了之后,他对于这个人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关注。


    包括他被黑,包括出手帮忙,包括那天晚上……其实他是知道服务员拿错了酒,但是还是喝下去了。


    是他看着这个人从一块璞玉打磨成了现在的钻石。


 


    叶修想着想着,看着面前熟睡的周泽楷,还是忍不住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外套,轻轻地盖了上去。


    当时那个打拼的他,身边还有沐橙,还有陪他奋斗的人,而现在的周泽楷……


    能多照顾就多照顾一点吧,就当是还他之前的“救命之恩”还有这一个多月的“养育之恩”。


 


    叶修想着想着觉得自己有点猫的报恩的错觉,先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是刚盖上被子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突然就被一把抓住了。


    叶修吓了一跳,低头一看,目光迷离的周泽楷打了一个哈欠,在他的手背上摸了两下。


    “怎么又跑了?”


    跑没跑不知道,但是叶修冷汗都要下来了,因为这句子他听过很多次——不过都是在他作为猫的时候。


    每一次他一旦从周泽楷腿上跳下去,都会被他抓着尾巴拽回来。


    那时候周泽楷会皱着眉头戳他肚皮,强行勒令他待在他身边不准走。


    现在……难道是他发现了?


    叶修一动都不敢动,化妆间了沉默了大概十几秒,周泽楷迷迷糊糊中,刚刚睁开的眼睛又闭上了——看起来他只是在做梦。


    叶修舒了一口气,轻手轻脚的想要挪开自己的手,可是周泽楷抓的死紧,挣也挣不开。


    也不知道睡着了哪来的这么大力气。


    他没法子了,只能低下头伸过手去掰开,一根一根拽着,动作轻的不能再轻,还有连他自己也没察觉到的软的一塌糊涂的心。


    “别闹。”


    周泽楷嘴里嘟囔了一下,伸出手来拍了拍叶修低下的头,轻飘飘的没带什么力气,跟羽毛刮在心上一样柔软。


    “快睡。”


    他的手垂了下来,放在了腿上,就像是之前叶修还是猫的时候,窝在他的腿上睡着,他的手摸着它的脊背。


    叶修看了这个动作半响,悄悄乎乎的出去了。


 


 


    而他没有发现的是,刚刚还在熟睡的周泽楷睁开了眼睛,看向了手掌心不知什么时候拽下来的一根发丝。


    短短的黑发,还似乎带着他的温度,一如他此刻的内心。


 


 




 


07


 


 


    《君莫笑》的演员大部分都是兴欣的,加上一个演技在线的周泽楷,剧组基本上没出什么毛病就一路走到了杀青,比之前预计的还要早了一个多月。


    为了感谢所有演员和工作人员,作为台前推出的大老板,陈果大笔一挥,让所有人在旗下的酒楼开了一场杀青宴。


    这种宴会叶修参加的虽然不多,但是也不少,流程基本上都差不多,无非就是给个红包讲几句话,大家就开始吃吃吃喝喝喝。


    但是今天和往常不一样,叶修总觉得心底乱乱的,好像有什么东西挠着他的脑子,说不出什么感觉。


    是因为一部戏又拍完了吗?还是因为什么人因为拍完了这部戏要走了?


    他不敢深想,权当自己多心。


    大厅有些闷,叶修本来就烦躁,此刻更觉得难忍。于是他从桌子上拿了一杯橙汁,独自一个人跑到阳台吹风去。反正主角不是他,也没什么人敢给他敬酒。


 


    吹着吹着风,叶修都快被这舒服的感觉吹得睡着了,没想到身边突然靠过来一个人,吓得他睁开了眼睛,手里的杯子也掉了。


    “哐啷”一声响,然后出现的是背着光的一张令他更心烦意乱的脸。


    服务员很快过来收拾干净了地面,再给叶修带上来了一杯酒。


    全程盯着服务员的动作看的叶修完全不知道说什么话,盯着叶修的周泽楷也惯常沉默着。


    两个人相顾无言,氛围宁静的都有点恐怖,吓得服务员以为他们是准备来打架的,收干净了地面就赶紧跑。


 


    “你……”


    “猫呢。”


 


    两个人同时开口。


    然后又同时住嘴了。


 


    猫。


    叶修想起来了,之前周泽楷给他提的,想要回那只猫。


 


    “你可是演了男主角的……说话不能不算话。”


    叶修轻咳一声,天知道他早就把这个事情给抛到脑后了。


    周泽楷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然后说:“可是你也骗了我。”


    叶修一惊。


    “我骗你什么了。”


    “你没养猫。”周泽楷回答的很迅速。


    叶修是真的懵了。


    这话……这话他该怎么接上去。


    “只是一只猫而已,”他摸了摸鼻子,假装自己很淡定的喝了一口杯子里的酒,“为什么要这么执着。”


    周泽楷看了看他手里的杯子,然后说:“那只猫不同。”


    叶修心跳漏了一拍。


    “长得比较土?”他开玩笑。


    周泽楷回答他:“那是我的猫。”


    叶修无语,他怎么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成你的了。


    周泽楷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想法:“那只猫救了我。”


    叶修觉得这场聊天持续不下去了,再说下去他都怕自己内心的小心思要暴露出来了:“所以你要以身相许?”他开了一个更大的玩笑,连他自己也没发现这话说的带着点期待。


    周泽楷沉默了。


    叶修莫名的有点儿紧张,口有点干,他再喝了口酒。


 


    “是。”


 


    听到这个字落下的时候,叶修的脑子发晕了。


    咚的一声,在脑子里回响。


    怎么回事。


    是被周泽楷吓到了吗。


    居然有人因为被猫救了就要以身相许的,他之前第一次变猫的时候也是被周泽楷救了的,也没见他以身相许啊。


    不对,他总觉得有点天旋地转。


    等等……他刚刚喝的,是酒吗?


 


    叶修脑子混乱了,等他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从抬头看着周泽楷,变成仰起头也看不见周泽楷了。


    他喝了酒。


    他变成了猫。


    他喝了酒之后在周泽楷面前变成了一只猫。


 


    这下不用解释了。


    一切都暴露了。


    他本来应该立刻逃走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留了下来。


    叶修仰着的脖子都快酸了,等待着也许是一声惊呼,又或者是一通报警电话。


 


    可是面前的周泽楷一点惊讶也没有,他只是轻轻地蹲了下来,抱起了这一只小土猫。


    这个姿势叶修熟悉,那天晚上他走下楼后,就是这么被周泽楷一路抱回家的。


    之前一直没有仔细看,这个角度,周泽楷的眼睛很大,里面波光粼粼的,很漂亮。


 


    叶修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


    他只是看着周泽楷,然后周泽楷看着他。


    要说点什么吗。


    他“喵”了一声。


 






    “叶修前辈。”


    周泽楷看着他,突然笑了。


 




    “这次还要穿我的衣服吗。”




    


 


 


 


 


 


 


尾声


 


 


 


    自从拍了《君莫笑》之后,粉丝大众们都知道叶修和周泽楷变成了很好的朋友。


    其中之一的证据就是,周泽楷开始频繁的带着叶修的猫出入各种场合,经常在媒体的镜头里出现各种喂猫撸猫挠猫的画面,还天天在微博上放一人一猫的合照。


    有时候粉丝开玩笑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就是周泽楷的猫了呢。


    看着这些评论,周泽楷戳了戳手里边懒洋洋趴着的小土猫。


 


   “她们说你是我的猫。”




    小猫懒得理他,伸出一爪子拍开了他的手。




    周泽楷自己却挺满意的。    




    这确实是他的猫。


    也是他的人。










*Fin










——




好久不见~


消失了好久因为群作业还是回来啦


这一次是第一次写娱乐圈,总感觉还可以扩写


嘛,这其实就是一个老叶单恋楷楷然后明撩暗撩最终变成双向暗恋的故事


希望大家喜欢啦

评论

热度(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