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e

反在点开我的页面的多半都是主角总受党了。

秋叶(原创攻×纲吉)

原创攻,重发。
表白纲吉!
表白某位圈内的太太!太太也写原创攻,不圈太太是因为现在还没对太太有任何表示。
居然在群里遇到太太!!!!真是无比激动!!!!
@竖琴爱
没有三百页情书,也是一封两千字情书!
想要一直写原创攻!
渣文笔,微虐。

原创攻
青梅竹马
刚入秋的十月,熬过了夏天的酷暑,秋高气爽,恰好的温度。

泽田纲吉躺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上映着窗外的树枝的影子,随着秋风的拂过微微摆动着。一片树叶缓缓落下。
真是太安静了。他想到。

突然,一颗石头从窗外仍进他的房间内,稳稳的掉进了墙边的垃圾桶里。

赶忙从床上爬了起来,把头探出窗外。
庭院里,黑色连帽卫衣的少年,站在榕树下,仰头看着他。

“秋纪!”纲吉讶异。

树下的幼驯染对他露出大大的笑容,说道“纲吉,我们出去玩吧!”

纲吉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回过神来,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巴士从他们旁边缓缓驶过,初秋纪的目光随着巴士而远去,直到消失在视野里。初秋纪才肯回过头来。
“那是去学校的车吧?”初秋纪突然问道。
“嗯?好像是吧?”纲吉不确定道。
“人好少。”
“因为是周末吧。”
“诶……”

“那我们去看看吧!”

纲吉突然停下了,盯着自己的幼驯染。

“等等!刚刚不是说去神社吗?”
“可是我想去看看纲吉的学校。”

十分理所当然的样子。
纲吉一阵的无奈,“现在去学校的话,一定会被云雀学长咬杀的。”
“云雀学长是谁?”
“秋纪不知道吗?并盛中学的魔鬼风纪委员长!十分可怕!”
“哦,是吗。只是去看看那位风纪委员长也不允许吗?”
“不行!”

两人僵持了一会。
去一下也没关系吧,纲吉刚要选择放弃,初秋纪开口道,“那好吧,我们去神社吧。”
纲吉不可置信的看着居然会那么容易妥协的初秋纪。
“秋纪你……”
“今天并盛神社会放烟火吧。”初秋纪对他笑道。
“是啊,毕竟是秋叶祭。”
“嗯……”

秋叶祭是并盛不大不小还算热闹的节日,早早的就有人沿着神社的道路,开始准备着摊子,张灯结彩。其中纲吉还看到并盛中学的学生。
如果不是初秋纪,今年的秋叶祭纲吉并不想参与的。
“啊啊――”秋纪突然遗憾的叫了起来。
“怎么?”纲吉一惊。
“今年又看不到和服的纲吉了!”
“诶?”纲吉无奈的笑了笑,我穿和服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京子酱……
“京子是谁?”
!!!
“说出来了哦,纲吉。”秋纪像找到好玩的事,“是纲吉喜欢的人吗!真好啊,纲吉也步入青春了。”
“喂!说的是你没有喜欢的人似的!”
“粉红色的信确实收到很多,但是,我喜欢的只有纲吉你啊。”
“秋纪!”
秋纪从小就很受欢迎,他是知道的。初秋纪有很多的朋友,但泽田纲吉的朋友只有初秋纪一个。
所以这种节日,他为什么……
“纲吉!你看!”
纲吉还没缓过来,初秋纪一把拉到林子里。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纲吉!”
纲吉稳住了脚步,打量着四方,有一个孤零零的秋千。

小孩子见到秋千总会莫名的激动,那时候,六岁
的纲吉找到了这座秋千。
坐在秋千上,草丛那边是其他人小朋友打闹的声音,纲吉想,如果他能加入的话,没有秋千也没关系。
小小的纲吉,就已经知道,得到一样东西需要用别的东西去交换。
“好棒的秋千啊!”他听见有人惊喜道,和他同样的孩子。
那个在人群中十分闪亮的孩子对他伸出手,“那个!我可以加入你吗!”
“我是秋纪!初秋纪。”
“纲…纲吉…”
“将军的名字吗?好酷啊!”
太闪亮。那个人的眼睛太闪亮了。

“秋纪……我从刚刚就想问你。”纲吉犹豫了好久说道,“你为什么在这。”
名叫初秋纪的人。他的发小,在小学毕业后,就去东京上学了。
东京在这又不是一天就能到达的距离。
“当然是想见到纲吉你啊!”
秋纪不知道他这样说的时候,眼里是一潭死水。
“是在那边遇到了什么吗?”纲吉继续追问道。
“纲吉你是在小看我吗!”
要不要回来!纲吉突然停了下来,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回来能做什么呢,陪着他吗?可是秋纪所有的亲人都在那边。
“那个,纲吉。要不要和我一起离开。”
“去哪?东京吗?”
“不是,哪里都好。我们离开并盛,离开东京,可以去国外。我想去意大利,威尼斯,米兰,翡冷翠,还有西西里!纲吉……”
“那秋纪的家人呢?”
“……噗!我开玩笑的,纲吉不会没看出来吧?”秋纪好笑的看着他,“我的纲吉还是那么认真啊,我怎么会让你抛下你爱的人呢。”
不是吧。
秋纪。
他还想在说些什么,秋纪像是什么都没发生的拉着他离开了。可确实是什么都没发生,不是吗?纲吉把手放在胸口,不停跳跃着,心跳的好快。
就像一年后,某天,某个婴儿突然消失的时候的那种感觉。
那天烟花绽放的极为好看。
那时候,秋纪好像说了什么,但是他没听到。

“果然我还是想像离开啊。”
在转角,秋纪说道。
“去意大利?”
秋纪摇了摇头,走了上来,拥抱住了纲吉,“去意大利是和你一起去的,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但是还是要去天堂比较好。才不要带你去。”
“你在胡说什么啊!”
“纲吉。在这个世界上我重要的人只有你了。”
说完,初秋纪推开了一脸迷茫的发小,拉上了帽子冲到黑暗之中。
“秋纪。”拉住他!
纲吉突然像是听到一颗硬币掉落的声音。
拉住他,让他留下。
“秋纪!留下……”

“纲君。”
他看到妈妈站在电话前难过的看着他。
“刚刚东京有人打电话来说,秋纪他离开了。”
“秋纪今天来找我了,现在应该回去了,他没跟阿姨说吗?”
“秋纪他……是离开这个世界了……”

秋纪的朋友很多,但泽田纲吉的朋友只有初秋纪一个。
纲吉的爱的人很多,但是这个世界上啊,初秋纪爱的人,果然只有泽田纲吉啊。

评论(9)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