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e

反在点开我的页面的多半都是主角总受党了。

「海陆」·光

濯规:

·脑洞+小说+漫画走向
·ooc属于我
·小海好可爱啊

—光—
一·
“我也是光,于众生之中最为耀眼夺目的那几束光。”
我生而为云泰二皇子,自幼不知什么为愁苦。
锦衣玉食,为人而上,若是甘愿只为凡间帝王将相庸碌一生,也将过得舒坦。
一十二年的宫廷生活,我早就知道了什么叫做隐藏。大皇子把我当成他帝王之路上的最大威胁,母后把我看成成就她儿子和她荣华富贵的最好垫脚石,而父皇只不过把我当成闲暇时候用来倾诉苦痛的,我母妃的替代品。
我学会笑,什么时候都会保持那张风轻云淡的表情。即使是那些自诩为地上仙人的那些修士,也有八九成猜不透我的真实想法。
也许是偶然或者是必要,在我印象中最后一名来访修士对我父皇说了一句“此子身具仙缘,如今万仙盟五绝之一苍溪州灵剑派举升仙大会,可去一试,碰碰运气”。
我放弃了身为云泰帝国二皇子的无上荣光,拒绝了父皇随从相伴的安排,随着这位无名散修去了灵剑山脚。
我并不觉得玩弄权势有什么好,也不喜欢什么虚无缥缈的修仙证道,可我觉得我不去,我会后悔。
后悔一生。
二·
“可他是太阳,穿越了万千云层和黑暗,照在穹顶之上。”
当他以一副玩世不恭的姿态出现在众人眼中时候我就知道了。
他像是西夷人的暖黄的发和盛着傲气的海蓝眼似乎可以忤逆着阳光,迎着他的笑意宛如出鞘利剑。
我忍不住去接近他。
他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骄肆狂傲自负不羁,明明就是一副夜郎自大的模样,却能将包括我在一起的所有人随意牵扯利用,玩弄于股掌之上。
他出乎意料地接纳了我。而且……还放言说什么等到我和他一起入门的时候,他会罩着我。
现在想来,这个放言……也只能是放言了。
我从来都知道,我的资质不会好,因为就连那个送我来参加升仙大会的修士也只是说碰碰运气。
可站在金桥看着他一步一步地离自己越来越远,我的心里却忽如其来地一阵失落。
海云帆,你可真差劲呵。
你停留在原地,可他正大步向前。
三·
云波图的雾色诡谲多变,甚至有可能被迷雾迷茫心智,就此迷失自我。
人的内心深处的破绽将会在此时无限放大,那些拷问一句一句宛如一把把长剑刺在人心。
我并非什么天赋异禀或强援相助之辈,即使对于那些看似可怕的问题不屑一顾,可最终还是为一个轻飘飘的问题陷入迷惘。
“若是你之后最大的敌人将是王陆,你会如何?”
我无法回答。
我说不清楚对于他我究竟是惧怕还是谨慎,那句若是敌非友则诛之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甚至不知道我这股心慌从何而来,我能斩断尘缘将俗世撇得干干净净,却栽在这个刚刚认识不久的人身上。
踏出云波图的那一刻我有些恍惚,在拨开了树枝和草木之后面前的人居然便是自己在云波图中百般犹豫的王陆。
我说的那些拜托他了的话无非是客套和打趣,他没想到却是一副当真的表情。
“那以后咱们一辈子就是朋友了。”
少年爽朗的笑声依旧带着他惯有的傲气和不正经,我嘴角轻勾却没来由的苦涩。
那咱们一辈子……
就只是朋友了。
四·
我拒绝了继续刷分的建议。
我自知资质不行,在金桥的成绩顶多算是平庸,而云波图中的成绩虽然只排在他和他的仆人之后,但是依旧不算什么。
我必须要挣个第一,起码能让那些长老们看一眼我。
他如此资质,怎么可能不被灵剑派留下?而我所仰仗的东西不过是那点小聪明,那些眼高于顶的长老们——
我觉得,我的位置要在这里。
果然,我的完成度不高,却因为我的速度而分数提高了不少。
冰风谷虽说可怖,但对于我来说却是最合适的地方。
起码,我通过此地的机率是选择其他路径的三倍以上。
我什么都不好,最好的是这份毅力与耐心。
我可以忍耐如刀割一般的苦楚,也可以忽略迢迢仙路上的寂寥——可我也是人,拥有情仇爱恨。
从飞雪阻挡了视线,我却依旧睁大着眼睛依稀从单形只影中分辨出来那个傲立于风雪中的是王陆的时候,我就知道,即使以后与王陆再无瓜葛,海云帆此生的轨道却再也不会离开王陆。
无论他是生是死,是远是近。
“那是……王陆。”
五·
少女宣读完毕入灵剑派的名单,这名单上,没有我和王陆。
太好了。
真是太好了。
我没来由的欣喜。
明明我的这种想法就是一丝也不该有,我却一点也压不下来这种冲动。我心虚地看了王陆一眼——
还好,他并没有发现我的异样。
他到底也是和我一样,是个十二岁的家伙,碰到这种事,自然是会有迷茫和惊讶,即使他是王陆。
“王兄……”
我企图开口询问他,却被他眼中的怪异神色惊住。他的话语究竟有多骇人听闻我都没来得及品味,我只是看着他的眼睛出神。
我没怎么看得清楚,王陆虽说也只是十二岁,但他心底里藏着什么,怕是比我更深一层,但是,我此时此刻可以确定,那是惊慌。
我确确实实忽略了一点,那就是我有退路,而王陆几乎没有。
我背后是云泰帝国,虽然远不能和什么修仙门派相比,但拖些关系也能进些不错的门派开启仙途,再不济也能重返朝廷封王拜帝——可王陆不一样。
他终归是在天顶的凤凰,此刻若是不得入山门而耽误一分,即使他过后能在其他五绝门派寻得什么出路,那也是在害他前途。
我张开嘴想说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我太弱了。
我连替他说一句话,帮他干一件事的能力都没有。
六·
我和他是笑着告别的。
他先笑着说再见,眼尾有些上扬,和他之前一样的骄傲神色,像是九天之上最耀眼的太阳。
之后我也笑,手紧攥着扇骨,又适当地把握力道没让它们发出什么响声。
“此番多谢王兄照顾,只是不知何时才会有相见之日了。”
“会有的。”
对,会有的。
我这样想着。
七·
云泰帝国二皇子海云帆有一个秘密。
他十二岁,在如家客栈入住的第一天晚上时曾经见到一位与自己极为相似的男人。
那人面貌俊朗,温润如玉,身披的衣服款式繁复华丽,腰间坠的珠玉流转着莹蓝的色泽。手执一柄折扇,上边用浓墨绘着陆地山川,又用朱砂缀了几朵芳菲秀美,在柔和的月光照耀下宛如神祗。
他看着海云帆笑,蹲下身来抚摸海云帆尚稚嫩的脸,笑着笑着,却突然划了一滴泪下来。
他在哭。
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在海云帆身前哭。
海云帆有些愣住,他并非不能感到这个看似温润柔和的男人内心撕裂一般的苦楚,可是他不知道他在哭什么。
他不知道他从何而来,到底是谁,他有些惊惶,可连那位看似寻常却深藏不露的老板娘也没有发现这边的动静。
真是太糟了。
因为自己居然也……
自己的内心居然也像是被这种情绪共鸣了一样。
海云帆有些气恼,他推开男人,依旧平和的语气中夹杂着不满和疑惑。
“前辈贸然前来,却不见有任何法术波动和符箓阵法,想必也是不想惊动他人,若是再如此唐突,在下……”
“没用的,”男人轻轻勾起唇,附在海云帆耳边打断了他的威胁轻道,“只有你和他能看见我。”
男人搂住海云帆,眼角却瞟到了房间之中睡在床上的王陆。
“果然如此啊,海云帆依旧对王陆产生了兴趣。”
海云帆有些惊诧,刚想询问些什么,却见男人的身形慢慢淡去,只留下一句话和暗红的眼中含着的三分遗憾和七分隐晦的神色。
“千万千万,不要对王陆动些什么超乎友谊的真情,不要懂我这番前来的含义。”


海云帆没有听。
八·
我站在镜前。
镜中的我穿着王陆叫人为我定制的群仙大比的华服,美玉与珠宝缀在腰间和额前,繁复华丽的花纹用浮云丝描了边,衣裳所用的衣料也用沉香珠末浸水擦拭了几遍。
我有些恍惚,打开了折扇怔怔地看着扇上所绘:用浓墨绘了陆地与山川,未见河流湖海。
熟悉得像是很久以前。


我突然惊醒,想起了那一年,那个和我长得相似的男人的泪水。
那些话语在此刻看来,却是一丝也不难懂,因为它们早已应验。
不管怎样海云帆都会与王陆分别,然后在东篱州刻苦修炼只为了在重逢那一刻他的一句小海好久不见;很久很久之后,海云帆会和叶菲菲在一起,身边是他一辈子的朋友王陆。
他无法改变任何事情,包括我,也就是他自己。
历史的车轮总会滚滚向前,王陆永远都会跑得比海云帆快。
所以王陆永远都不会看他身后的海云帆一眼,他只看着他的身侧和眼前。
“什么狗屁的对手敌人,若是我当初资质再好上一分,便不用再如此自欺欺人。”


我拿起放在桌前的毛笔,饱沾了朱砂往扇面上画,一笔一笔绘出了几朵殷红的梅花。


宛若杜鹃啼血。
九·
什么是光?
自觉身为那耀眼光芒其中之一的我,那时却是什么都不知道。
我现在知道了。
所以我不是。


光被万人所寻,普照万物,不曾专为一人。
他是我一生中最耀眼的光,可他从未想过照亮我。

评论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