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e

反在点开我的页面的多半都是主角总受党了。

【浦一】写真(完)

Blackwell:

·一护上了大学之后的时间




本来在经过浦原商店时,想着顺便给夏梨带一些东西,一护就这样自然地拐了进去。里面那个熟悉的人影正在弯着腰整理什么东西。听见门口的响动还头也不回地拉长声音说:“欢迎光临——”


“是我,浦原先生。”


“哦哦,黑崎先生,稀客啊!”


那人立刻放下手中的东西直起身体,回头看着他,还有些不可置信地抬了抬帽檐,眨巴着眼睛:“从大学回来了?”


“嗯,经过这里的时候想到给夏梨带点东西。”


脖子上是绿白格子的羊毛围巾,一护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搔着面颊:“嘛,就是路过而已——”


男人摘下帽子随意地抛在后面的柜台上,笑容有点狡猾。他将自己刚才搬弄货物的手在自己的绿色羽织上擦了擦,一边说:“进来坐坐吧——看,我送你的围巾还戴着,是特意来的吧,黑崎先生还真是可爱。”


“才、才没有啊!”


青年果然急吼吼地反驳他:“只是因为天气突然冷了,随便拿了一条围巾就回来了嘛!”


围巾是浦原寄过去的。当时还在秋天,一护收到后拆开还惊讶了一番。围巾里包裹的字条,宣纸上写着的毛笔字潇洒又随性,大概就是说马上入冬了给他寄一条围巾,黑崎先生不要太感谢我啊云云。


倒也不错,而且总感觉有些浦原出品的印记。一护在花了三天时间确认这真的是一条普通的围巾而非什么特殊道具后,就将围巾塞了起来。等新年要返回空座和家人团聚时,本来是暖冬的日本忽然刮起了全国范围的寒流。一护随便抓了一条围巾围上,坐上新干线时才发现是浦原送的那条。


“嘛,进来暖和一下吧,这天可够冷的啊。”


看着男人颇为轻松的微笑,一护也只好点点头,跟着浦原进入浦原商店后面。


“那个,最近都还好吧,大家?”


“嗯,很好,也没什么事情发生。”


浦原自然知道一护说的是什么,于是这样自然地继续说下去:“重建工作很顺利,大家也都很平安,黑崎先生不用太担心。”


“是吗,这样就好。”


一护松了口气,将行李箱留在外面,脱下鞋进入和室内。男人又冲他笑了一下,说了一句“我去沏茶”,就又走了出去。


“那个——不用麻烦了,我稍微坐坐就——”


还没有说完,头顶的电灯滋啦一声,然后又是一声。


接着店里的电灯全部熄灭了。


回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就已经不早,外面的天空阴沉着,似乎随时都可能下雪一般。室内的灯光陡然熄灭,外面昏暗的光线就照了进来,却并没有什么帮助。屋内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在突如其来的黑暗中,当一护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外面的浦原先扬声冲他喊:“黑崎先生?不要动,可能是店里的总闸跳闸了,我去看一下。”


走廊内男人跑动产生的脚步声闷闷地响起,浦原似乎是匆匆跑了出去查看外面的电闸。一护叹了口气,扶着矮桌站起身,向拉门的方向走去。


果然应该快点回家的吧……


“那个,咦,黑崎先生?”


男人又迅速回来了,但是脸上的表情不太好:“似乎不是电闸的问题……刚才出去看了一下,似乎全区都停电了。”


“哈?!”


一护首先想到的就是家里有没有停电。而这时他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喂,一护哥吗?”


“啊,是我,游子——怎么了?”


“那个,家里停电了。”


“……这样啊,老爹呢?”


“爸爸跟我们在一起,不过这样怎么办,原本还想着家里一起吃火锅啊——”


浦原商店和黑崎诊所并不在一个区内,这样看的话可能就是大范围停电了。这样的话很可能他就只能瞬步回家了,电车什么的也会停掉,浦原商店周围又没有公交车站点。


挂断电话放下手机,果然收到了短信,一护瞪大眼睛:“不是吧!”


“欸,有怎么样吗?”


浦原也走到他身边,一护把手机给他看:“全城都停电了。”


荧光照亮浦原惊讶的脸,这下男人都有点茫然了:“这可怎么办啊——铁斋先生他们不会因为交通堵塞回不来了吧?”


是啊,因为突然停电,现在交通肯定也是一片混乱。浦原叹了一口气:“算了,黑崎先生,这样的话水也烧不成,没法招待你喝茶啦!”


本来一护就想要找个借口跟浦原说先一步回家,可是当男人转过身向着店里面走去,眯着眼睛借着昏暗的天光给他找夏梨要用的东西时,他不知为什么想要留下来。


“那个,停电这段时间,我还是呆在这里吧。”


一护把手放在嘴边,小声地说。浦原惊讶地回头看他:“黑崎先生?”


想到自己一走店里就剩下浦原一个人,虽然知道对方身为一个成熟男人,就算停电了一个人在屋子里也不会有什么事,但是一护就是有点于心不忍。


“不行吗?”


“啊,没,那个……”


浦原从货架前离开,打量着一护,青年别过头去,手还放在嘴边,有点磕磕绊绊地解释着:“游子和夏梨有老爹在所以没关系,我、我也不是因为没有车才留在这里的,就是,嗯……”


“是因为我吗?”


“……”


男人灰色的眼眸在一片昏暗中闪闪发亮。看一护没有立刻反对,浦原的嘴微微咧开,语气轻快又得意:“人家一个人在这么大又这么黑的商店里独处真是好害怕啊,黑崎先生能留下来陪我真是太好了不然人家会害怕地哭出来的——痛!!!”


“给我适可而止吧!”


一护皱着眉,手刀从浦原的脑袋上方挪开,感觉脸有些发烧:“总之我就稍微陪你一会,直到铁斋先生他们回来为止!听见了吗?”


“是是~”


男人的心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相当不错,甚至连走路都轻快了不少。


“不过这么黑,人家果然还是有点害怕啊黑崎先生!快点进来嘛~”


“你闭嘴。”


一护很大声地叹了口气,跟着浦原重新走回屋内。可能是已经步入现代化很久了的缘故,浦原在抽屉里翻找了好一会才拿出了一根蜡烛。他找出一个老旧的烛台,小心翼翼地把本就剩的不多的蜡烛插进去后,指尖一个小小的鬼道闪过,屋内就有了些许的光明。


“嘛嘛,坐吧。”


浦原拍拍手开始将刚才翻找出来的东西一一归回原位。一护眼尖地看到了许多匪夷所思的东西,每一个都奇形怪状,不知道是做什么用途的。唯一一个看起来正常的,是一个厚厚的本子。


注意到一护的目光,浦原也的视线顺着一护所看的方向移动。那一瞬间他的脸上似乎浮现出了有些奇怪,说是怀念也好说是惆怅也好的表情。


“要看吗,黑崎先生?”


“呃,抱歉……”


一护摆摆手移开视线,而浦原却拿起那个本子,放在了矮桌上。


“好奇心是很正常的呀!不要害羞,一起看吧!”


将剩余的东西一一归位后,浦原把本子推到了一护的眼前,又坐在他旁边。男人的体温似乎有些略高,一护能清楚地感受到身边的人的热度。


毫无犹豫地,浦原翻开了本子封面。


一张黑白照片出现在眼前,一护眨眨眼睛。


“这是……这是平子???”


这是一本相册。第一页只有一张已经泛黄的黑白相片,穿着和服的长头发的平子真子打着伞,旁边站着穿着大正风和服梳着马尾辫的矢胴丸莉莎,还有穿着男士和服的夜一。


“我以前呢,很喜欢摄影。”


带着怀念的神色,浦原缓缓开口。


“以前在静灵庭我就有一台老式相机,经过我的改造后拍出彩色照片也不是问题。不过说实话那个时候实在~是太沉迷于研究了。离开尸魂界的时候,我并没有带着它。”


摘下帽子,神情有些怀念的浦原,侧脸在烛光中分外地英俊。这个男人只要正经起来时,就会变得非常的有魅力,一护无法否认这点。


修长的手指捻起一页,轻轻翻过去,第二页就已经是彩色的照片了。


假面军势的全员,还有铁斋和夜一,都站在照片中。


平子的表情看起来很不耐烦似的,咧着嘴,而他现在已经变成了短发。


“这是平子先生他们走之前照的一张相片。”


“剪短了头发看起来忽然就变年轻了。”一护不禁吐槽。


这句话换来了浦原的笑声,他眯起眼睛,鼠灰色的眼眸中是一片温暖的笑意。之后的几页都是街道的景色。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和式的建筑逐渐被现代建筑所取代。偶尔还能见到一两张蝴蝶,天空或者是花朵的照片,又翻过了几页,照片的材质似乎有了改变,图像更加清晰,也出现了黑猫懒洋洋熟睡的照片。


“这些都是我在闲暇时候拍的——后面有些就不是我的作品了。”


浦原坏笑着又翻过一页,烛光中的新照片让一护忍不住摒起呼吸。


“这是你母亲高中毕业时的照片。”


短发的真咲在盛开的樱花下笑的一脸的阳光,旁边是挠着后脑勺,尚没有胡子,看起来也没那么猥琐的一心。


“要不是我给黑崎先生普及了一下现世的法律,恐怕你父亲在黑崎夫人毕业前就对她出手了呢——”


“啥!啊,那个老头!”


一护捂着脸,挥挥手示意浦原住口。于是浦原微笑着又翻过一页,上面是几张拍立得拍出来的照片。


黑崎一心站在刚刚建立的黑崎家诊所前;石田的老爸和一个女人,一护猜测是石田的母亲与自己的母亲站在一起;从门口探头进来,坏笑着的自家老妈;还有抱着一只黑猫,露出惊讶神色的浦原。


“诶呀抱歉,这张我是被抓拍了的呢!”


还没有那顶帽子的浦原,同样下巴也没有胡茬,整个人看起来除了英俊之外,竟然还有那么一丝天然无害的感觉。


像是有点不好意思一般,他匆忙地将相册翻过去。


“这就是你了。”


浦原的指腹抚摸过照片上那张小小的脸,胖嘟嘟带着橘色的头发的婴儿,安稳地睡在泛黄的相纸内。烛光将那白色的婴儿服染成一片昏黄,一护微微睁大眼睛。


“这是……我?”


“是啊,在你出生的时候,由黑崎先生寄来的照片。”


手移动到下面,那是真咲与一心的合照。真咲抱着一护,面对镜头,看起来还有一丝虚弱,然而脸上是洋溢的幸福和快乐。


“嘛,我们并没有经常见面,只是通过书信来往,也怕蓝染发现我们的住处。”


相册的另一页上是小小的一护在学步车里,嘟着嘴,向前伸出手。看着自己小时候的照片,真的很不可思议。转眼间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啊——一护主动伸出手,翻开下一页。


“……喂喂。”


两个人面面相觑,半晌浦原才挠着后脑勺哈哈干笑:“那个,因为当时的黑崎先生太可爱了嘛——”


照片中是浦原用刚刚冒出的胡茬去蹭一护。这大概是出自自家老爹的抓拍,旁边是笑着的母亲,还伸出手像是怕浦原拿不稳自己一样随时准备接过自己的儿子。上一张还在笑的小一护,下一秒便抽着鼻子,最后一张是浦原手忙脚乱的样子,而自己看起来正在嚎啕大哭。


“你真是恶趣味啊!”


“因为实在是太可爱了嘛!”


一边这样辩解,浦原一边抬起头。烛光中的灰色眼眸看起来温柔地有些不可思议。


“这么多年过去了啊。”


“……是啊。”


一护对浦原并没有印象,直到浦原第一次戴着帽子,拿着一根拐杖,出现在自己面前。


在那温柔的注视下,他静静地看着手中的写真集。


自己穿着印有草莓睡衣的自己拿着勺子吃饭的照片;游子和夏梨在摇篮中沉睡的模样;站在父亲和母亲身边,旁边是两个妹妹所在的婴儿车;父亲和母亲在樱花中并肩而立的场景,下一张便是石田父亲和自己的母亲站在一起,宛若兄妹一样令人觉得安宁的气场。


还有在樱花飘飞的季节睡在垫子上的夜一,旁边是零散的樱花花瓣;平子不知道在哪里的照片,旁边是日世里有点不爽的样子;罗武正拿着一本JUMP翻看,后面是楼十伸过脖子在他背后偷窥的场景。


这之后的照片断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自己和两个妹妹站在一起,背景是马芝中学。


“我已经很久没有照过相了呢。”


一边这样感叹着,浦原的手指摩挲过相册的边缘。


“这之后渐渐……稍微有些忙了,所以……”


在那张毕业照后,还夹着一张信纸。很显然,那是收到信件的人在收起照片后,可能因为有事就顺手将信纸一并夹在相册中的缘故。


上面的字迹,也是一护所熟悉的。


“致浦原:


我不成器的儿子从初中毕业了!


黑崎一心。”


“什么叫不成器啊……”


一边嘟哝着,一护重新抬起头来。


浦原还在看着他。一时间,一护也说不出话来了。


“真的是很多年过去了啊。”他的笑容轻柔而惆怅,“转眼间你都已经这么大了……真的很谢谢你,黑崎先生。”


两个人的气息渐渐混杂在一起,那是因为距离正在被缩短而产生的不知所措。


青年棕色的眼眸在睫毛的掩映下,闪烁着同样温柔的光,一向皱起的眉目间也放松下来。


太近了。


 


不知何时,外面飘起了小雪。


依然没有一丝光源的外面,只有窗户下方的一隅,投射出美丽虚幻的烛光。那小小的一方窗口的灯光中,雪花渐渐累积起来,形成薄薄的一层洁白。


“至今以来,真的非常感谢你。”


这样说着,浦原的手指还缓缓梳理着一护的头发。


“什么啊,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不是吗?”


装作不耐烦一样,可是那神情却与照片中真咲的笑容何其相似——就是她站在一心身边的那张。


“虽然你不知道,但是能看着你这样长大,我真的非常幸福。”


一向看起来无论做什么都游刃有余,说话还有点轻浮的男人,这时一脸的郑重,令一护无法言语。


“因为我的努力,能够使人幸福,这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因为帮助了真咲和一心,才能够使他们在一起;也是因此,才有了一护的存在。


没能够及时拯救朋友们的浦原,也正是因此才重新整理好了自己的心绪。


想让一护继续幸福下去,浦原知道,光靠自己是不够的。至今为止的战斗,都是因为一护的缘故,才能够有今天这样的生活。


“所以,我想让你这样一直幸福下去,黑崎先生。请告诉我要怎么做才好,可以吗?”


“浦原先生,只要像这样就好了。”


不同于少年时期的青涩,只是稍微思考了一下,两个人的气息便又重叠在一起。十指交缠,烛火又摇曳了一次。


只要像现在这样无所畏惧地生活着,朝未来的方向不断前进。


只要有你的陪伴,就不需要其他的依托徒然回忆。


——那就是幸福。




=END=

评论

热度(67)

  1. StateBlackwell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象之牙Blackwell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黑崎一护养成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