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e

反在点开我的页面的多半都是主角总受党了。

人鱼&海盗&王子

又名:霸道海盗爱上我
作为一条人鱼,
海巫师的发小说我注定嫁给一个王子。
结果被一个海盗头子碰瓷了,
海盗头子让我娶(嫁)他?

如果人鱼公主救的不是王子是海盗呢?

【在大海的深处,水是那么的蓝,像美丽的矢车菊花瓣;水是那么的清,像明亮的玻璃。海王的一家就住在这里,他的六个小公主一个比一个美……】

身穿白大褂的船医难得从船舱里出来,整个人懒洋洋的摊在椅子上。船只刚刚穿过海上迷雾,天空放晴,阳光正好,又恰巧无风,塞壬号仅有的船员都出现在了甲板上晒着阳光。

不似船医洁癖和船医自持绅士的礼仪,所有人直接睡在了甲板上,看上去和谐又惰怠。如果不是天空中还飘着黑色海盗旗,谁能想像这是海上最恶名昭彰的海盗团呢。

一声落水声,所以人看向声源处,属于船长的位置空无一人。

海盗们,在继续躺着还是去看船长中犹豫的一秒,还是觉得继续躺着。只有厨房里玛丽朵放下菜刀,大叫着船长的跑向甲板,在船长落水处找人。

不久后,他们船长自然会浑身湿漉漉的爬上船来,在阳光下,衣服紧贴着身体,秀着男人嫉妒女人心动的身材。

但这次有些不同,玛丽朵惊羡的打量着船长的身材,目光却不由的被一片闪烁着光芒的蓝色吸引住了。

然后瞪大了眼睛,看着船长扛在肩上的东西,非常漂亮巨大的蓝色鱼尾。

就在玛丽朵要把那东西的学名脱口而出时,她那英俊潇洒英明神武的船长大人露出海盗式的极其恶劣的笑。

“来,玛丽朵。”船长温柔的叫到她名字“今晚我们吃鱼。”

“名字。”
“伊撒尔。”
“种族。”
“类属加百列岛,格林默海峡,苏莫斯海域……”
记录者敲了敲巨大的鱼缸,“我不需要你把我们的地处位置报一遍,我们优秀的航海士绝对比你更清楚。”
“……人鱼。”

加百列岛,格林墨海峡,苏莫斯海域下,就是海王一家住址。说是海王一家,倒不如说是人鱼的聚集地。

伊撒尔是一条人鱼。由于人鱼没有性别,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人鱼公主还是人鱼王子,至少他看上去应该像个雄性。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从一出生就有告诉他,按照童话定律,人鱼公主是要和王子在一起的。

去你的人鱼公主!

所以在伊撒尔十六岁生日那天,被自家送到了水面,效仿多少年前他那位化成泡沫的祖先。救王子。
其实伊撒尔也是抱着侥幸心理来的。并不是每一条人鱼

都能救到一个王子,他的姐姐哪一个不是失落而归,回来之后嫁给了族里的其他人,相信那时候他的发小默伊一定不会介意收留他的。

然而,浮上水面后,没看到王子,看到一面海盗旗伊撒尔整个人是懵的。

他不是祖先那种单纯天真的人鱼,身为海巫师的默伊从小就告诫他海盗的危险,哪怕在未来,伊撒尔一直觉得,默伊不会是早就占卜出后来的事情才这样告诫他的。

而且童话大陆那点交易他还不清楚!人鱼学校他学的就是这个!
传说中的恶龙其实和皇室有交易,为的就是把公主嫁出去。王子公主哪个没有一个仙女,巫女的教母。皇室魔法师养着干嘛,不就是为了给主子施点诅咒,给那个不长眼的公主王子什么的下个坑。灰姑娘好歹也是贵族之女好吗!人鱼作为童话的关键一环,这篇海域应该早就被皇室承包了才对。

甲板上没有王子,有一个带着头巾的海盗。
那是个非常俊美的青年,整个人懒洋洋的趴在围栏上,眺望着眼前的这片海。漂亮的金发,是痴情的流科托厄化作向日葵的颜色。

青年到真像童话中的王子,王城中的贵公子。
但是对上那双眼睛时,伊撒尔下意识向水里躲去。那是肆意疯狂的海洋,默伊所处海域还要更深处的蓝色,危险的。

这哪是流科厄尔,明明是太阳神赫利俄斯。
青年明显发现了他,挑了挑眉,然后想到什么,对他露出了极其危险的笑,然后跃下了水面。

伊撒尔想到这人可能是想要抓他,转身就跑,跑出一段安全的距离后,才发现人根本就没追上来,消失在了水面。
伊撒尔想到了什么探入水中,青年在落水处作溺水状。
伊撒尔彻底的无语了,这人怕不是傻子,真以为自己会像童话里去救他吗?就算是真王子他也不一定救。

救人是一定不会救的,但热闹是要看的。他就呆在原地,看着看着青年装死。

不知道这人类能潜水多久?

伊撒尔无聊的想道。直到肚子一声传来不舒服的异样,伊撒尔才发现眼前的人类已经潜了半个小时了。如果不是他还一直浮在船边,没有坠下去,他都以为这人类真的溺水了。
当然比这更重要的是,现在赶回去大概能赶上默伊的午饭。

伊撒尔转身就要离开。

水里青年终于睁开了眼,蓝紫的眼里闪过一丝愠怒,然后向着他冲过来。

不对劲!

伊撒尔不可置信的看着,青年以超过他们人鱼的速度过来。两旁的水流被控制的,封锁住了他的去路。
直到青年来到了他的身前,黑色雾气缠绕着青年。他才察觉到什么。

眼前的人类,是法师。

“啧,乖乖来救我不好吗?”

他听见青年在他耳边道。
“真是不听话的人鱼。”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