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e

反在点开我的页面的多半都是主角总受党了。

静林

我看着眼前的林间小路,和两旁的黑暗阴冷不同的是,这里有着光。不算暖和,甚至可以说是冷清,但至少这里还有着阳光的颜色,像昏黄的旧照片,多少给人了一些安慰。
这是这片林子里唯一有生气的地方。不知道前任的守林人究竟向看不到的神明奢求了多久,才换得冬日的暖阳分出了它的少许的光芒。
我把路上堆积的雪铲到了路旁,才使这片土地露出几分本来的颜色。
头上雾凇开始融化,水珠在枝头摇摇欲坠。
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扛着铁铲到这条路上铲雪。但这条路上迎来的人,却不过十个,十个人中,九个人因为这条路留在这片林子。

我是第九个,第十个人离开了。

第十个人出现在我留在林子里的第十三年,如同往年的铲着路上的雪,他从我以往走过的深林踏上这条路上。看上去很是狼狈,衣服裤子破了不少,紧紧的裹着一件大衣。
迎来了黑暗中的曙光,他的脸上浮现了惊喜,咧开嘴大笑着。
我走上前向他打了个招呼。并分给了他我少部分的干粮。
“这是我度过最冷的冬天。”
“现在可不是冬天。”我说,“冬天可没有这份光,现在估计到春天吧。”
“那这是我度过最冷春天。”
“习惯吧,这里是雪国,以后每一天都是这样。”我安慰着他。
“为什么是以后?”他问道。
我被问的莫名其妙,指向了路的尽头,是望不尽头的黑暗,“里面会更冷。”
“你去过?”
“不过有人去过,然后他回来了。”
“一定是他没走到尽头。”他肯定道。
“你觉得你能走到尽头?”我笑着反问到。
他没有回答我,我把手中的干粮递给了他,又拿起我的铁铲继续铲着我的雪。
每次铲雪我都得逗留十来天,带的干粮也刚刚够,现在在加上他,也能熬过一个星期左右,更何况,也许这次会比以往回去的更早。我看着路的尽头想到。

“我要走了。”他突然说。
我没有在说什么。他叹了口气,拖着蹒跚的脚步离开了。
我觉得我应该像个魔鬼一样,像第八个人告诉我一样,巧言告诉他,前方有多艰苦,这里有多好。
可是我什么都不想说。
我知道他不会留下来的,走进这片林子的人都不会惧怕前方的黑暗和寒冷。

“如果不走的话,永远都无法迎来真正的阳光吧。”我对那个劝戒我留下的人说。
“谁知道呢。”那个人回到。

那么我突然想到一个以前从未想过的问题,我们为什么留下来?

因为害怕。

“这里比前方还可怕。”在离开阳光后他转头对我说。

我从未害怕过黑暗,寒冷,我只怕抱着没有希望的希翼,害怕不敢向绝望而去。

群里的任务,通过图来描述,很懵,不知道在这写什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