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e

反在点开我的页面的多半都是主角总受党了。

纲吉小天使生日快乐!(生贺)all27

果然文笔太渣,才几千字,就从昨晚写到现在。
虽说是all向,但每条只对应一个cp。
有友情向。
能喜欢上纲吉真是太好了!
有甜有虐

32
【我把你大舅子你居然把我当兄弟!】
其实这场婚礼的那对新人对来说泽田纲吉真没什么狗血的关系。
他和新娘最多是国中时的同班同学,新郎也只能算是同校的学长。
他也没暗恋过新娘,更不可能是新郎!为什么总有人能编出三俗的狗血剧情呢。

哈哈!泽田,他们说你是我和花之间的第三者。
第三者不是这样用的吧,而且我喜欢谁,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
嗯?泽田你喜欢谁?我认识吗?

我……

我……我喜欢的是你妹妹啊。
他看了看新娘旁边的担任伴娘的女神,默默咽下了要说的话。
他暗恋的不是新娘不是新郎,是新娘的闺密新郎的妹妹伴娘而已。

纲吉君也来了!
京子酱!
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
诶?
这是三俗剧情的源头。别人台上结婚,他在旁边哀悼逝去的初恋。或许这怨念的气场太强了,也就有开头那幕。

大哥!你为什么要邀请我来!
因为你是好的兄弟啊!

100
【谁知道电脑前坐着的到底是喜欢棉花糖的软妹子还是白斩鸡呢?】
网恋有风险,面基需谨慎。
一个月前,他泽田纲吉网恋了,今天,他面基了。
他扯了扯已经僵住的嘴角,打量着对面,他的恋人。
“喜欢棉花糖甜点的软妹子?”
“我可没说过我是妹子哦,纲吉君~~”
让他穿越回去掐死一个月前的自己!
眼前这人,就算长得在好看!也不是他认为的软妹子啊!
男的也就算了!最多落个心理阴影面基!为什么偏偏是这货!
“白兰,我记得你还在陪我爷爷吃饭吧。”
“因为不想放十代目君的鸽子,所以就和九代爷爷说了有事先走了,不过……原来十代目君就是纲吉君啊。”
你绝对早就知道了是吧!绝对在耍我是吧。
交往一个月妹子变成汉子不可怕,可怕的是,这货还是你的青梅竹马。
白兰,白花花,棉花糖,那诡异的尾音……他早该想到的。
“其实白兰你是变态吧!”终于泽田纲吉吐出了见到白兰后就一直想说的话。

说是青梅竹马,不过是抱团取暖的对象罢了,生在大家族,有有生意往来,几家继承人理所当然的走在一起理所当然玩到长大。
哦,只是为了以后继承家族以后的人脉。
白兰和纲吉就是那个未来商业大贾圈里格格不入的那两个,然后理所当然聚在了一起,嗯,酒会的时候互相吐槽的对象而已。
两人抱暖的组合一直维持到白兰出国,纲吉也有自己的小伙伴。

“纲吉君,我在意大利一直都很想你哦!”
“呵呵……”这就是你装网络人妖来骗我的原因?
“所以我就创了一个黑手党家族。”
这什么因果关系!先不说想我为什么要建黑手党家族,我家又不是黑手党!为什么你轻轻松松就建了一个家族!
一直防着你争权的你爸知道知道吗!
“不知道,创一个家族不是很容易的事吗?”
个鬼!
白兰趴在了桌子上,撕开了棉花糖,拿着棉花糖递到他的嘴边,习惯性的吞下后,才发现目前他们的动作有多么暧昧。
不过那家伙的品味什么时候那么差了,他看着喂他棉花糖的那只手上多了一个有着翅膀的戒指。
“不过,不管怎么样,纲吉君你快点继承彭格列。”
“哈?”
“这样我们就可以相爱相杀了,然后误会,然后和解,一起迎来he了。”
谁要和你相爱!
“我们不是恋人吗?更何况现在我已经有了不亚于彭格列的势力,有和彭格列相杀的资格了。”
白兰你绝对是有病吧!

其实白兰挺喜欢泽田纲吉的,不然也不会威胁当初的那些小伙伴孤立纲吉,然后自己在接近?
看着那个被彭格列宠到极致的小少爷羞涩害怕的接近他的样子挺可爱的。
比起喜欢很多是嫉妒吧,那个小少爷不会像他一样被父亲忌惮着,被外人耻笑着,虽然那些人下场没有多好就是了。
如果不是他,这个小少爷会有更多的朋友吧。他有这样想过。
不过在他出国的时候确实被证明了。
说愧疚是有的,但后悔还真没有。
毕竟他的东西可不会分给别人。就算纲吉后来有了自己的小伙伴,但时间还不是分了一半给白花花。
其实白兰有想过,如果不是那件事,他和泽田纲吉应该不温不火的普通朋友的关系吧,虚拟的情侣?
对了,那件事是,白兰得到玛雷指环。
嗯,对,有了平行世界的记忆。

r
【没有比原著更甜的设定了。】
彭格列的人一直想不通,首领和门外顾问的生日明明只差一天,为什么只记得对方的生日,却不记得自己的呢……
片段一
本应该还在赖床蠢学生,早早坐在了办公桌前。
怎么回事?就算为明天做准备,那群拆迁办也会那么安静,惊喜的话,明显他的蠢学生也加入了进去。
“你今天在怎么努力,明天我也不会放你出去。”他恶狠狠的说道。
“嗯,明天?我明天为什么要出去。”蠢学生一脸茫然。
“终于有点首领自觉了?蠢纲。”
“大概是因为今天是特殊日子吧。”蠢学生一脸傻笑道。
片段二
“里包恩,今天的大家都好奇怪啊……”
是啊,就像昨天的你。
“里包恩,昨天过的怎么样。”
开心,太开心了。
蠢学生到现在都没发现他的老师脸色黑了一半。
看来昨天为了给自家老师惊喜,反而差点被杀掉的记忆,已经选择性的忘掉了。
不过,一会门外顾问的脸上浮现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如果蠢学生还没想死今天是什么日子的话……
估计拆迁办也能安分几天了。
80
【棒球和我谁最重要!】
“当然是阿纲。”后桌突然传来他的名字。
泽田纲吉微微扭头看向好友,还有周围一脸怨念盯着他的女生们。
“哈?”
“纲君和山本同学的关系真好呢。”旁边的女神感慨道。
“有人问山本同学,最好的朋友和棒球谁最重要。”
“我就立马说了阿纲的名字。”山本搂住他笑道。
“山本……”明明之前还会为了棒球自杀的……
“如果有一天阿纲一定要做出选择的话,我选的一定是阿纲。”
才不会有那一天吧!

“或许你会再也打不开棒球了。”
“有什么关系,阿纲比较重要,所以啊,阿纲不要拿那种快要哭的表情看着我,我一定会赢的。”

69
【最好的结局,只是擦肩而过。】
“那是谁?父亲”
他指向十字架上绑着的少年。
“那是一个恶魔。”父亲只是淡淡的解释到。
少年似乎听到他们的对话,抬起头看着他,妖异的蓝眸里印出了他,然后笑了,像个孩子一样大笑着。
周围露出了他不理解的恐惧,父亲赶忙拉走了他。
他看着少年消失的在视线中
那天晚上,少年被父亲,被村民烧死了。

“他是谁?”他问向身边的同学,指向坐在最后正在看书的少年。
被问问题的同学,似乎有些嫌弃这个问题,但看到是他后,还是耐心回道,“那是六道骸,枢机主教的私生子。”然后同学看了他一眼,又补充到,“总之泽田少爷最好不要和他有过多的接触。”
他看着少年,直到少年察觉到他的目光,他才赶忙转过头。

他停驻在一幅画前,红色大火焚烧着信徒,底下的恶魔争先恐后的扑向信徒。
那是一幅让人喜欢不上的画,他的手抚向心口,感受着画带来的压抑。
这是简直就是……
“报复。”他轻轻念出两个字。
“是啊,是报复。”旁边有人回应着他。
画的主人看着他,他愣住了,那是一双让人发怵的妖异的眼睛。

“上帝把最好看两种的颜色给了你的眼睛。”
他痴迷的看着恋人的眼睛。那是鲜血一样的红色,深海一般的蓝色。
“这可不是上帝赐予的,是魔鬼的诅咒。”

“不会伤害你的。”
他对眼前穿着好看和服的少年解释到。
“我的老师告诉我,武士的刀只对着敌人。”

“你是来救我的吗?”蓝发少年带有希翼的看着他。
不对……有什么不对……
“真是太好了!”
“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一辈子都无法走出去了呢。”
不对……

花瓣从樱花树下飘落,随风起舞,落至道口,飞至轨道的上空。
想要追随着花瓣而去,警报声开始发出当当的声音,遮断器被放了下来。
只能看着列车驶去。但好在即使这样,他依旧能看到漫天的花雨。
像画中的景色,他站在原地陷入了放空的状态。
突然,他好像与谁错过了。
〖我一直活在黑暗里,在遇到你之前,我还不曾知晓那是黑暗。〗
列车的另一边,蓝发少年突然停住了脚步,看向空中的花雨。

18
【草食动物就要有草食动物的活法】
比如?
被肉食动物保护着。
这什么歪理!
“怎么不满?”肉食动物的浮萍拐露了出来。
“不敢。”草食动物欲哭无泪。
“蠢纲直接点,冲过去!告诉他!拒绝就直接扑倒。”
“你以为是告白啊!”
家庭教师恨铁不成钢的直接往他头上一踹,直接摔到了目标人物的前面。
“云……云雀学长!”
正在教训几个收保护费的混混的风纪委员,抽出了余光扫向感兴趣的草食动物。
“怎么你想来打一场吗?”看少年视死如归的模样,云雀高举浮萍拐,露出嗜血的笑。
“不,不是云雀学长我是有事来告诉你!”
“啧。”失望的放下武器。
少年对他深鞠躬。
“我要去意大利了!请拜托和我在一起。”
……
“这是出国前表白,就算拒绝也不怕吗?”旁边围观女学生震惊了。
……咦?
“说好的不是告白呢?”里包恩cos的女中学生路过,冷嘲道。
我刚刚有说了什么吗?
泽田纲吉微微抬起头来,看着已经僵住的学长。
云雀的手一抖,一拐打晕了最后一个混混。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的,在云雀高举拐子时大声解释到!
“不是!不是!云雀学长我是想让你一起和我去意大利!”
拐子停住了,“凭什么?”
“诶?
“我凭什么和你走。”
“因为你是肉食动物我是草食动物!你要保护我!”
泽田脱口而出的大声回答道。
周围的人震惊了。有这样拉人的吗?但更另人大吃一惊的是,当事人之一竟然满意的笑了。
“这个理由我勉强认同了。”
泽田纲吉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人。
“不过,如果我没认同的话,我挺期待你想要如何扑倒我的,草食动物。”
“诶!!!!”

59
【忠犬攻略计划】
忠犬手册一:十代目说什么都是对的!
忠犬手册二:如果十代目错了……详细请看三。
忠犬手册三:十代目不可能错!
十年前
“十代目!暑假我们去海边吧!”
“可是阿武已经约了我去庙会。”
“十代目……”
“抱歉啊,狱寺君。”
“不关十代目的事!我去炸了那个棒球混蛋!”
十年后
“昨天十代目是和云雀在一起吗?”
“你知道了啊……有个任务需要交代一下,不然云雀学长一定不会听的。”
“真好啊。”
“什么?”
“十代目总是很关注他啊,虽然让十代目担心不可原谅,但真是让人羡慕啊。”
“隼人……”
“之前假死计划,十代目也告诉云雀一个人……”
“那是因为隼人是我最信赖的左右手!也是最相信我,最接近我的存在。所以我清楚隼人就算不知道计划,也能帮到我!”
“十代目!”
忠犬还是没什么长进就是了。

L
【最后一个就来虐吧。心疼蓝波】
真是的……”无奈的叹息声在黑暗响起。
谁?
“蓝波,在不起来妈妈的早餐就要被里包恩抢走了哦。”声音有继续说道。
里包恩?妈妈?他意识到什么的坐了起来。
阳光下,站在窗前的橙色身影正在为他拉开窗帘。
一个想不起来的名字,他想唤到,脱口而出的确实另一句话,“妈妈又不在这里。”
“是啊,妈妈不在这里……”那声音突然有些落寞,他的一阵后悔和痛苦,为自己轻易说出来的话。
“蓝波,要不要回去看看妈妈?”那人突然道。
'
“首领?”
从桌子上爬了起来,助理小姐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首领做噩梦了吗?”
噩梦吗?怎么会……有他的梦怎么会是噩梦。

“你是想要抛弃我吗!”
“我也是你的守护者!我也可以保护你!”
他对着青年大哭着,“无论发生了什么都带上我,好不好?不要抛弃我。”
青年把他拥在怀里。
不会抛弃你的。
'
“刚刚你突然消失了,是十年火炮箭吧,真是怀念啊。”银发男人摇晃着手中的酒杯。
“我见到他了。”蓝波看着男人淡淡说道。
男人愣住了,眼里闪过几分痛苦,“开玩笑吧……十年前的他已经死了。”
'
骗子!
大骗子!
说好了不会抛弃他的大骗子,静静躺在白色蔷薇所包围的棺材里。
又一次,他又被抛弃了……
'
“是二十年前。”不顾男人惊讶的目光,他继续道“我正在和列维一战,那是一个和我们不同的平行世界。”
“我在想,在那个世界,他会不会逃过一劫。”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