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e

反在点开我的页面的多半都是主角总受党了。

【白马X路飞/all路】三流偶像剧

STARBOY:

“白马·卡文迪许是有演技的,至少曾经是有演技的,但也只在他刚出道时演的那几个配角身上才能体现出来。”


 


蕾贝卡把媒体对他新上映的影片评价给卡文迪许看,他本人却是毫不在意。有什么问题吗,反正粉丝只要看到我这张脸就会乖乖买单的。作为他的经纪人,蕾贝卡十分认真负责,我会和公司反映改变你的戏路,你不能再接这种无脑刷脸爱情片了。


 


后来他拿到新本子的时候,还没有开始抱怨自己的角色从深情多金白马王子转变成女装癖嗜血杀人犯,就看到了导演的名字。蒙奇·D·路飞?开什么玩笑,圈里人谁不知道我和他不合,怎么可能去演他的戏。


 


是单方面不合吧,人家好像从来没有注意过你啊。


 


蕾贝卡说的不错。当年的卡文迪许刚刚在一部偶像剧中出演了人生第一个男主角,瞬间靠颜值圈粉无数,正式和演艺公司签约,前途大好,风光无两。签约仪式那天,他以为自己一定是第二天娱乐版块的头条,谁知道第二天的整个版面都被路飞那小子电影获奖和相关的消息占据,他签约的新闻被挤到了最不起眼的角落。卡文迪许自觉是个心胸狭窄的人,这仇也算正式记下了。


 


说到蒙奇·D·路飞,卡文迪许还是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新生代导演里势头最猛的那一个。还在读大学的时候,路飞拍的一部微电影在网上获得了一个不大的奖项,随机后台便被人扒了出来,得知爷爷是艺术家协会德高望重的老成员,父亲坐拥某个处于垄断地位的传媒公司,大哥是那个拿影帝拿到手软又突然转后台成为制片人的波特卡斯·D·艾斯,二哥神秘低调,似乎是那家传媒公司的二把手。如此牛逼的背景,很快就有好事者来对那部微电影进行评判,得出的结论大多是,不成气候的稚子玩票之作。后来人家毕业了,拿着到处拉来的赞助,扛着最好的设备,带着一帮人一边周游世界一边拍电影。他采用的一批主要演员都是新人,可偏偏有一堆大牌自愿用低到不能再低的价格友情出演。架子摆到天上去的波雅·汉库克来跑了个龙套,息影已久的艾斯也来露了个脸,还拉来了国宝级老戏骨白胡子。一些人奔着熟脸抱着尝试的态度去电影院,很快刮起一片好评,后来片子被送到柏林电影节,在一片病殃殃的人文宗教题材的电影中脱颖而出,一举得奖,蒙奇·D·路飞的名声也响了起来,还有人戏称是D的意志的传承。


 


那部得奖的电影卡文迪许也看过,讲述大航海时代的友情,平凡与英雄梦想,还涉及了隐晦的政治元素。片子里全是实景拍摄,采用超多长镜头和蒙太奇,节奏张弛有度,他还记得片中旗帜被子弹一发穿透那一幕给他带来的颤栗。


 


至于那张被报纸被卡文迪许以一种诡异的心态保存至今,路飞那张灿烂的不行的笑脸摆在正中,他身后一左一右站着艾斯和汉库克,像两大护法,越发衬得中间的人该死的碍眼,又该死的耀眼。


 


他问蕾贝卡,非得是他吗,最近这种自诩有才华的小导演不是很多吗,随便换一个都行呀。


 


你别对他总有偏见嘛,路飞真的是一个相当厉害的人呢,性格也很好啊。


 


呵,说的你们见过面一样。


 


外公很欣赏他,请他吃过饭的。


 


靠,这小子人缘就这么好吗。卡文迪许愤愤地想。


 


 


不管怎么说,卡文迪许还是进了剧组。可是第一天,他就很不愉快。


 


[[我觉得我被冒犯了!!草帽小子那混蛋居然叫我卷心菜!!]]


 


由于拍摄地点在深山,危险又简陋,卡文迪许就没有让蕾贝卡全程陪同,现在只好躺在山间破旅馆的床上和经纪人发简讯抱怨。


 


[[阿拉,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呢。◕‿◕。]]


 


[[这是我引以为傲的自然卷好吗!!]]


 


卡文迪许觉得自己估计永远忘不了草帽小子初次见面就对他说,那个……你是谁来着,啊,就叫你卷心菜好了!他身后的艾斯还笑得一脸宠溺,一副不好意思我家弟弟就是这样请你多包涵的表情看着他。真是让人火大啊。


 


拍摄进行了几天后,卡文迪许已经对卷心菜这个称呼心平气和地接受了。那天和他对戏的是路飞上一部电影里的演员乌索普,他扮演的是警官,卡文迪许要穿着女装卖弄风情,让他放松对自己的警惕。这一幕拍了很多遍都过不了,然后路飞突然上前,对他说卷心菜你注意看我,然后就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腰突然放软,眼里是似笑非笑旁人看不懂的神情。卡文迪许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抚上他的腰,但路飞已经站好,又恢复了那副元气满满的灿烂笑容,说知道了吗,快点拍完这一幕啊,我饿着呢。


 


说实话,自从卡文迪许火起来以后,他就很少被导演指导如何演一个角色,因为他的角色大多固定了,很模式化,而且不需要什么演技。但来到这个剧组以后,在身边都是演技不俗的人的情况下,他突然就找到了当初刚演戏时想证明自己的感觉。


 


某天早上他起的很早,来到用早餐的地方看到了吃的一刻不停的路飞,而他前一天晚上刚从蕾贝卡那里得知这个戏不是公司帮他争取来的,而是路飞主动来找他的。他有点惊讶,就不禁坐在路飞对面,问他,那个……草帽,你为什么会选我来演这个角色?


 


路飞嘴里塞满了东西,等咽下去后才回答他,我需要这个角色,他的脸,要很有迷惑性,能够诱惑别人。


 


卡文迪许有点小窃喜,这不是在夸我的脸长得好嘛。他忍不住又问,那我和艾斯谁长的更好看?


 


艾斯。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路飞回答。


 


那我和索隆呢?——索隆,仍然是毫不犹豫的。


 


……在换了好几个人选后,卡文迪许终于问,那……我和乌索普?


 


路飞沉默了很久,像是陷入了一道究极难题。


 


[[审美有问题是怎么做的导演??]]当晚被伤透了心的卡文迪许这么问自己的经纪人。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每晚都会习惯性的和蕾贝卡说些关于路飞的话。


 


[[今天那个特拉法尔加·罗又来探班了!!这是第几次了啊??他这么喜欢这个剧组当初为什么不干脆自己来演啊?我觉得他的气质比我适合杀人狂多了。]]


 


[[为什么唐吉可德家族的那个多弗朗明哥也来啊……好吧他是赞助商,赞助商为什么能要求导演做这做那??]]


 


[[我觉得这些来探班的人都很有问题啊!他们总是把手放在草帽的腰上和屁股上!……]]


 


[[那个艾斯!也太弟控了吧!一个制片人为什么要天天来片场还跟在导演旁边啊!……]]


 


……


 


直到某天,蕾贝卡回了他一句[[你不觉得你这样超像三流偶像剧里和好朋友讨论自己暗恋男生的女主角吗?]]


 


卡文迪许吓得扔了手机。


 


怎么办,超牙白啊。


 


后来电影杀青了,首映式上卡文迪许第一次看见成品,看见路飞把暴力美学渗透进每一个镜头,和他的成名作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风格。


 


在影厅昏暗的灯光下,路飞坐在她的前排,他正好能看见他一截细白的脖颈。


 


他想,草帽下次再拍电影时,自己是不是也能偷偷的,或是正大光明地去探班呢?






不知道怎么打tag……





评论(1)

热度(70)

  1. Statestarbo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