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e

反在点开我的页面的多半都是主角总受党了。

【白纲】百万次初恋

饿着了:

* 四年前的旧文,存档


* 编造paro有




——————————————


【0】


夏日的午后到处弥漫着懒散的气息,身为意大利未来的栋梁和被祖国给予了期望的好青年,白兰•杰索似乎还没有想过要为脚下的这块土地做出任何一点贡献。
他毫无目的地晃荡在了热闹明媚的街头,翘掉了之后所有的课程。

怀抱着大包的棉花糖,白兰灿烂地笑着。左眼下方那不规则的刺青张扬而又有些滑稽,但这并不影响他那头银白发亮的头发吸引着各种年龄各个性别的人们侧目。
他路过花店,看到卖花的少女羞红了脸捧着玫瑰对他问好;他转过街角,用余光注意着那些对着他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的贵族少妇们……
最终他停顿在了意大利阳光充足的浪漫小巷里,沉默了半分钟后偏转过头来无奈开口了。
“恩♪ 你准备这样拉着我的衣角到什么时候?”

事实证明这个国度的雄性生物的确就是天生深情,就连还没有成长到男人依旧处于青年时期的白兰,对着一个素不相识的路人都可以用这般含情脉脉的语调说话。
更何况这个路人还是个拉着他的衣角,跟了他一路的异国少年。

白兰撇了撇嘴,硬生生地将少年的手从自己皱了的衣服拽下来甩到一边,自顾自得企图将褶皱抚平。


“那个,先生,抱歉……”
模糊生硬的意大利语带着羞涩和怯意,凸显出独特的稚嫩感。
白兰突然有种想仔细看看对方的欲望。于是他转过身来,无言地发现矮个子的少年一直低头对着地面,唯独那头褐色蓬松的头发异常显眼。
乱糟糟的,发梢处透过小簇小簇的光来。在太阳底下,白兰可以将细小的开叉都看得分明。
意外的有种柔软甜腻的感觉,刚刚巧,搭得上白兰的胃口。

大概是白兰一直保持沉默的缘故,心里犯虚的少年开始颤抖起来。他缓慢的抬起头,面对着白兰露出一张满是委屈和无措的脸来。
“我想我……我大概是迷路了……”

一双蜜色的眸子像化不开的糖浆一般美好。

白兰在这个瞬间突然觉得自己被什么狠狠地击中了。他受到蛊惑似得伸出手来搁在少年的脑袋上,开始反复地揉揉弄弄。
“那个,请问?”这是在做什么?
“恩~ 我在找耳朵哟♫”
阳光往往能让很多东西茁壮成长,今时今日,嫩绿色的小芽破土而出。

【0】


“混账!简直混账!!”一下猛锤,茶水晃荡着从杯子里泼了出来撒了一桌子。
身着警服的中年男子扒紧了桌面,死死瞪着一脸轻松,正拨弄着手铐的青年,从喉咙里发出了几声嘶哑的怪声。



“你怎么敢?!白兰•杰索!你怎么敢!!!”他扯破了嗓子地咆哮道。
坐着的青年吹了声口哨,耸了耸肩依旧欢快地接了口:“达利大叔~口水都出来了哦。”
达利粗鲁地扯起锁着青年双手的手铐,一个用力几乎他拽到地上。


“闭嘴!你这个狗丄娘养的!不要给我扯这些废话!”
“回答我!你放走那该死的囚犯的理由!!”

白兰有些狼狈的重新回到位子上,他眨眨眼,随即如同往常一般笑开:“我说过很多次了啊♪”
“哐当——”桌面上的文件被猛地扫下了地。


白兰看着散开了的档案飘飘忽忽的落在地面上,继续接口道:“可惜你总是不相信。”


“畜生!那种理由你叫我,叫上级怎么相信?!”
“难道你就没有别的话要说吗?!!”

“当然有。”紫罗兰色的眼睛里流转过光华,白兰弯下腰拾起就落在脚边,那写满了资料的纸张。
“在这样一个脏夸夸又毫无情调的监狱里,谈我人生中的第一场恋爱,实在是一件很不浪漫的事啊。”
明明是玩笑一般的语气却偏偏让人觉得有些真挚。饱含了说不清的感情,让达利想要说的话全部梗在了喉咙口。

指尖轻轻摩擦着档案上的照片,白兰依旧微笑着:“你也这么觉得吧,我的小纲吉~”


泽田纲吉,19岁,日本人。不明原因地在意大利游荡,为了生存意外和当地不法分子接触。


因单独一人被留在走私现场而被抓获。本该呆在监狱等待审判,却意外被一名警员放跑,现不知所踪。
囚犯编号,10027。

白兰•杰索,20岁,意大利本土出生。以出色的成绩成为最年轻的预备警员,第一次实战便破获走私大案。亲手抓获唯一被留在现场的罪犯。
之后却剑走偏锋与之交好,多次向高层要求重审释放罪犯。未果后最终酿成大错,私自放跑该名重犯,现被收押入狱,等待裁决。
警员编号,10027。

【0】
“白兰•杰索先生,你确信这次婚姻是上帝所配合,愿意承认接纳Mary Sue小姐为你的妻子吗?”年轻的神父庄重地开口问道,他那黑色的神父袍下沉淀了多少的肃穆和虔诚。
可是令人生疑的是,从头至尾,那位一字一句念着证词的神父都没抬头看过面前的这对新人一眼,只是一味的垂着眼眸淡化了所有的表情。

看到这样的场景白兰禁不住在唇角勾起不合气氛的轻佻弧度,他握住新娘的手,认真地望着他未来的妻子说:
“我…”
“不愿意呢~”
一片哗然。场面无法控制的混乱。

白兰用眼角瞄到站在台上的小神父掉落了手上的圣经,连呼吸的都静止了一般的僵直,完全不能动作。
最终只是缓缓跪坐了下去,似乎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瞬间欢愉涌起,铺天盖地。

新娘完全不能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她扯着白兰的衣服面部抽搐着寻求答案。眼见着新郎露出她最爱的那个邪气而又冷漠的笑容来,耳边恍恍惚惚中开始有字句浮现。
“你的任务完成了哦,我的小Mary。”

脚步不稳地跌坐在地上,目光呆滞,无声无息。之后便是是扯烂了手里的鲜花开始歇斯底里地尖叫和哭泣。


可惜她的新郎一直不是个有同情心的男人。


白兰微微退后了几步远离了那个几近疯狂的女人,接着毫不犹豫地跨上了主婚台。他一把拉起跪坐在地上捂着耳朵不断摇头的神父,一个收手将他搂进怀里,在他耳边吐息。
“终于用这种方式抓到你了。”
“God with me.”

白兰无疑是个无神论者,但当他听说这座教堂的小神父曾今是个罪犯,却在出狱之后忏悔着成为了一名神父时,好奇心便开始不受控制的膨胀。
要知道,人一旦沾染上黑乌,那么这一辈子都应该是只能活在噩梦和过去之中。想要逃跑也不过是折磨自己罢了。
白兰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会拥有这样矛盾的人生和这样天真的愿望。
所以他一次又一次地踏进教堂。

罪恶和忏悔,堕落却挣扎,如此美丽的姿态理所当然的让白兰萌生了更为深层的欲望。
最终他再也没有办法空着手离开。

为了抓住想要逃避他的小神父,白兰可以牺牲所有无关紧要的人。那个他花了两个月找到的新娘当然也是一样的。


“主会赞扬你的。”
“因为是你成就了我的初恋啊~”
“泽田神父。”

【1】
白兰•杰索难得坐在沙发上偏了头默不作声。
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截然不同的平行时空中曾无数次将初恋给予同一个人。一个普通到不起眼的人。
他打心眼里希望结束这个魔咒一样的循环,于是他开始试着豢养大量的床伴。
有男有女,随便抓一个都是相貌出众。但最重要的是,他们中没有任何一位和那个少年有一星半点的相像。
无视了入江正一满脸鄙夷的吐槽,白兰一度以为自己已经逃掉了。

可当他真的碰上时,才开始感到完完全全的不对劲。
那样的褐发蜜眸过于独特和纯粹,本就找不到任何替代品。就是因为从来不曾拥有过所以反而让白兰有了更为浓烈欲望。


之前的所有努力几乎成为一个笑话。

白兰有些烦躁。他的确喜欢热闹和新奇,但他不喜欢自己的身上存在太多可能会影响到自己的变数。
所以,在有选择除掉不稳定因素时,白兰还没来得及再想想,身体就自发动起来结束了一切。


抬起手腕,抵住那个人的胸口,轻巧地扣动扳手,然后……




“嘭——”
绯红盛开。

开枪之后他眼见着那个人倚在大片粘稠的液体之中,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所有的愿望都在这一刻达成了。
可是有些东西偏偏会在鲜血的浇灌下更为茁壮的成长。

【1】
白兰有些莫名,他总觉得最近自己的心一直在隐隐作痛。似乎有什么在钻着孔,一点一点,一分一分,抽着丝一般的冒出头来。
虽然不想承认但他清晰的感知的到。总有一天他将被那些正在成长的东西吞噬殆尽。


他的确是杀死了自己可能的初恋对象。


只不过从此可能变为过去,爱恋成为肯定。



【1】

初恋的花该是纯白的。

银色头发的男人却曾今咬着棉花糖和不耐烦的属下表达过,他私心地希望自己的那朵是亮橙色。

戴着眼镜的青年唇角抽搐,不予理会。只觉得坐没坐相的BOSS真是少女心泛滥。

但在不久的将来,他才想明白。

亮橙色。

便是为数不多的,那两个人共同拥有的东西。



【1】

炽热灼烧尽了每一寸皮肤深入骨髓。

白兰却并不觉得疼痛。他在那样刺目的光下睁不开眼,却依旧很好奇此时此刻,十年前还是少年的那个人到底拥有什么样的表情。



白兰•杰索已经败的一塌糊涂了,从各个方面来说都是这样。他想要改变的东西都固执的按照原来的轨迹发展着。

包括那个该死的初恋循环。让他感到格外可惜的是,自己恐怕是没有机会扳回一局了。




白兰•杰索的初恋叫做泽田纲吉。


到很久很久以后,甚至到泽田纲吉都不在了的年岁里,这一点也不可能存在任何的改变。

因为,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白兰•杰索。



【1】

重复了百万次的故事最终以同一个音调结尾。

生命却在花开之前枯萎。



【0】

“喂,你是不是和家人走散了?”


银白色头发的孩子蹲下来,用手指戳了戳缩成一团的褐毛球,然后凑得越来越近。


对方并不搭理他,只是一味的将脸埋在臂膀间小声啜泣。


“好啦,别哭啦。我带你去找妈妈吧~”说罢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他站起身来轻轻拍着褐发孩子的头。看到那个孩子露出满是泪痕的小脸后他出伸手臂。



“来,把手给我哟♫”背后正巧绽放起大朵的绚烂烟花。





这一次我们在时光轴上选定了一个极端靠近原点的坐标,然后让一直心有不甘的那位先了开口。 


希望如此年幼的相遇,不光光能成就那百万次的初恋。




——Fin——




基本上1是原作背景,0是平行时空。


要表达的就是也许在某个时空里纲吉和白兰都是普通人,他们会相遇在意大利,也许是因为纲吉迷路了,也许又是因为纲吉迷路后被不法分子利用了,又或许是因为纲吉被利用出狱后他们才相识。


无论何种情况,我们终将相识相知相爱。


实现我百万次的初恋。



评论

热度(31)

  1. State饿着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