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e

反在点开我的页面的多半都是主角总受党了。

唯有天使生双翼

十万字始于一天五百:

CP武瞬 




 


1.


 


“你们看昨天M杂志那个故事吗?人一生可以看到两双翅膀。”


“看了看了,你最爱的人和杀死你的人。浪漫哦。”


“梨花第一次见到阿涉有没有看到他的翅膀?”


“哪里有啦,他傻乎乎的。而且看到不是很危险吗?不知道到底是一生挚爱还是杀人凶手。”


“诶——有道理哦——哇那不是很危险————”


女高中生群体惊叹的音量实在惊人,冬眠的蛇都能吵醒,天谷武虽然睡眠质量天下第一,也不得不甘拜下风。他的头猛一点,从课桌上抬起,正好赶上八卦的最后一句。


“但果然还是很想看到啊,人的翅膀……”


梨花正在畅想时,最后一排一个身影猛的站起来,又一波高音直冲天花板,在看清站起来的是谁后迅速刹车。


天谷武揉揉一头卷毛,从容地晃到梨花的座位边,几个女孩默契地退了半米。扫视了一圈后,天谷突然绽放一个笑容:


“你们刚才聊的,人的翅膀的故事能不能也给我讲讲啊。”


没人出声,一个女孩子从背后拉住了梨花的手,梨花壮起胆子:“我们在说昨天的M杂志一篇文章。”


她把杂志翻开,推到对方面前,天谷伸出手,梨花畏缩一下,却只看他拿起杂志读,没一会,嘴从左耳朵咧到了右耳朵。八颗牙,不,十六颗牙的笑容,她想。


“原来是这样,”那声音好像下一秒就要唱起歌来,只见他满意地把杂志合上,抚平折角,“所以才会有两双……”


女生们严阵以待他下一步行动,天谷仿佛没看到他们一样,在众人注视下哼着歌离开教室。


“马上要上课……”一个女生还没说完,就被旁边的朋友瞪了回去。


“天谷同学。”


女孩子们齐刷刷看过来,梨花自己都吓了一跳,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叫住了他,已经走到门口的天谷武回过头看着她,她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


“这故事是真的吗?”


然后梨花又看到了那个表情,刚刚他看杂志的时候,就是这个眼神,让她不自觉想问问他。


“是真的哦。”一双漆黑的眼睛里闪过光彩。“我见过别人的翅膀。”


 


2.


 


天谷武漫步在东京街头。学校附近的流氓已经开始躲着他走,想打架没人陪的天谷晃当在有名的混混街区,搜寻倒霉鬼陪自己度过漫漫长夜。


 


正在百无聊赖时,一件和自己同样的制服映入眼帘,看起来年龄差不多,普通学生的身材穿着,非说有什么特点就是那双眼睛,大则大矣,但怎么看怎么打不起精神。没什么精神同学一脸漠然地走过来,一对情侣经过撞了他一下,他微笑着道了歉,拉了拉背包继续前进。什么啊,天谷撇撇嘴,一脸肥羊的样子,走完这条路,恐怕就只剩骨头架子了。想的同时肥羊走到了他面前,还是那副神游天外的样子,和他擦身而过。


 


一片黑色轻柔地拂过天谷的脸,他猛然一侧,打算正面应敌,却只看到三米外一个背影,对方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继续走着,和刚才并无二致,平凡无奇,对错身而过的危险一无所知。


 


天谷武垂下手,看着那个背影,眯起了眼睛。手上痒痒的,他低头,看见袖口上一片黑色的羽毛。再抬头,和他一样的制服已经淹没在东京街头的人群里。


 


3.


 


天谷靠着雕塑,跷着脚扫视街头。学校已经被他翻了个底朝天,没见哪个男生掉毛。原始栖息地是观察野生叶猴的最佳地点,天谷想起上周看的动物纪录片,决定还是在哪儿发现就在哪儿蹲等。他已经等了三个晚上,正在继续第四个。和学校某些老师的评语正相反,在需要的时候,天谷武有的是耐心。


 


黄金时段过了,好孩子睡觉的时间也过了,天谷开始折磨身后的公共艺术品打发时间。街对面突然一阵喧嚣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扭过头,看到两个混混推搡着一个少年。天谷瞬间无聊起来,这些混混就没有一点新方法。两个挑衅起冲突,另外一个假装过来劝架,从背后掏走钱包手机。可惜今天他有任务,不然还可以找找乐子。看到第三个同伙已然就位,天谷打个哈欠,正打算扭头时看到了混混手里的包。


 


感谢你,NHK。


 


天谷跳下雕塑,眼睛没离开对面被抢的少年。穿着常服的他完全泯然众人,面对两个明显找茬的坏人还是昨天那副礼貌的微笑,挠挠头,颇为不好意思,好像在道歉。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的钱包正落入别人口袋。


 


天谷站在路边没动,除了道歉之外还擅长什么呢?车流在两岸之间穿行,又推搡了两下,转移注意力的混混该到手的已经到手,最后推了那人一把,扬长而去。天谷知道下一步他们就要拐进前面的巷子,分赃之外骂骂受害者。他打算过去和自己的同学好好认识一下时,对方脸上的神情却让他停住了脚步。


 


到刚刚为止还一脸疲惫的掉毛小哥抬起了头,一道光芒从幽暗的瞳孔划过,照亮清澈的湖底。天谷武认识那个眼神,如果现在摆一面镜子在他面前,就能从镜子里看到一模一样的眼神。那是捕食者看到猎物落网的眼神。那双明亮的眼睛之下一道笑容绽放开来,让天谷跟着不自觉也咧开嘴。


 


没人看到的时候不是有很好的表情嘛。


 


天谷收回脚步,退到路边橱窗旁。对面的人看上去并不急于收网,好整以暇地换了下背包的肩膀,把书包甩到身后,解开袖口的扣子。天谷看着他抬起左手,松开衣领。隔着全东京的人群,他也能看到那双眼睛、手腕和领口的皮肤,向他宣示久被遗忘的真理。


 


接着,那双手伸进包里找着什么。天谷以为终于要看到对方的武器,结果只看到一盒糖。这个有掉毛问题的同学,在被抢劫之后,含着柠檬糖,轻快地朝着混混离开的方向走去,转眼消失在分赃的巷口。


 


天谷靠着精品店的橱窗,突然感到了好久没有感到过的兴奋。四肢百骸的颤抖让他握紧了手,血液沸腾,心脏狂跳,咬紧牙关就能听到脊柱的震颤。他抬头挺胸走向那条巷口,好像走向领奖台上。他知道即将看到的事物会改变他的一生,世界会再不一样。未来匍匐在他脚下,渐次展开,活着的快乐充满心房。


 


他在巷口站定,闭上眼睛。


 


满是灰的街道,土黄色砖砌的楼房,横贯的垃圾桶,不省人事的混混靠在墙角,天谷武睁开眼睛,在高畑瞬身上看到了两双翅膀。


 


4.


 


前田涉这几日心下颇为不安。每天教室铃响全体坐定,一股莫名的压力就从他背后袭来。不对,这股压力名字清清楚楚,姓天谷名武。不知怎的,这位大仙最近突然重新发现了上学的乐趣,每天头一个到最后一个走,一天不缺,课间就溜达着欣赏本班教室之外的风景。偶尔心情不错,也会送别人到医务室欣赏校园的美好。这样欣欣向荣的情况,只苦了坐在天谷前排的前田,总在紧张身后这位同学,会不会哪天上着上着课,突然响起敲开人脑壳的乐趣,就近重温起来。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梨花颇为不满,“是又听人讲那些都市传说了吧?总因为流言蜚语忧心忡忡,真是白长这么大的个子。你到现在喝星巴克还是不添奶精吧?”


“电视实验里吃奶精的小白鼠最后死于癌症啊!”前田跟上快步走的女友,“而且这次真的不是我想象,天谷很危险。我这方面感觉很准。”


“和你对数学考试的感觉一样准吗?”


“不一样的,那个眼神! 我有次看到哦,他用一种很可怕的眼神看窗外!就像我妈果蔬汁减肥一个月之后看叉烧的那个眼神!他来学校绝对有很可怕的目的……欸,”前田急于发挥自己的说服力,不小心撞到了突然停下来的女朋友,“怎么啦?”


 


一群拥挤的学生挡住了两人去路,好像在围观什么。人群的喧嚣盖着一阵有节奏的钝响,一声大喊划破这片嘈杂:“快去叫人!”一个学生应声,扭身往教学楼方向跑去,前田还在莫名其妙,就看梨花一个箭步补上空缺的位置,他只好迅速跟上。探头往前想看到底是什么事情。


 


三年级的有村被人按在地上,满脸是血,对落在脸上的拳头已经毫无知觉,打人的一个看他没反应,抓起有村的头往墙上撞去。几个高年级想插手,全被甩到一边,那个人一心一意把已经昏迷的有村头往地上砸着,仿佛不想错过生命流失的任何细节。


 


“你干什么?”体育老师那个颇为吓人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拨开人群打算拉开两人,揍晕了有村的人抬起头,咧嘴笑了。前田感觉梨花退后一步靠近了自己,他往前一步,站在天谷武和女朋友之间。


 


“还不赶快停手。”体育老师的手还没碰到天谷,天谷的膝盖已经实打实顶上他的脸,戴眼镜的男生想去搀扶,直接被天谷踢到前田脚下,他捂脸呜咽着,眼镜的碎片划破眼皮,血从指缝间流下。天谷没在意这边,而是对着跪倒在地的体育老师一拳拳打下去。人群被催眠一般站住了,天谷的动作好像有魔力一样,让人转不开视线。教学楼后的空地突然安静,只有被打伤者的哀嚎,天谷的笑声和拳头落在人身上沉闷的钝响。


 


前田麻木地把梨花往后拉,发现自己脑子里全部在想,原来骨头断裂是这样的悄无声息。


 


“愣着什么啊?快叫警察。”一个女声打破了魔咒,呆住的前田也被梨花的话惊醒,几个男生比他动作更快,已经跑向校门那边。围观的学生似乎都恢复了意识,女孩子们尖叫起来,男生们大喊着,又引来了一批围观者。一个穿着制服外套的身影从前田身后探出头,仿佛也被这场景惊呆了,说不出话来。


 


警察终于赶到拉开天谷武时,体育老师已经和有村一样不省人事。四个警察颇费了一番气力,最终制住了一个16岁的少年。前田看天谷咬牙挣扎着,试图从背后三人的钳制下摆脱出来。站在他面前的警察想与之对话,却挨了一脚,踉跄一步躲到旁边。被三个警察紧紧扭住的暴力分子冷漠地扫过一圈讶异的围观者。看到自己旁边时,前田颤抖着发现,天谷停住了。


 


那双和头发一样漆黑,在视线所及之处投下阴影的眼睛,突然燃起火焰。那目光比曾经让前田忧虑的眼神更明亮,仿佛不是空间里穿梭,而是正在看向未来。


 


前田涉无法控制地顺着天谷的目光扭过头,看到身边一个围观的一年级男生,长着嘴巴,仿佛被吓呆了一样,和天谷对视着。阳光从转到他们之间,蓝色的光芒在那双眼睛里闪烁。好像世界是个大笑话,而对视他俩是唯一身处其中的人。


 


前田看到天谷笑了。


 


“怀疑你真是对不起,阿涉,”骚动散去之后梨花拉着前田的手,“你说的对,天谷太可怕了!一等一的危险分子。真不知道以后还会做出什么事。”


“不会了。”前田表情古怪地说,他想起刚才看到那一幕,试图组织语言,“我觉得,他已经找到他想要的了。”






应该还没完



评论

热度(129)